民间谚语 品味人生 人生命运 五行养生 能量保健 心理健康
您的位置 >> 易德轩首页 >> 养生 >> 能量保健 >> 傅冲:学佛因缘
傅冲:学佛因缘
责任编辑:(易德轩小编) 来源:(养生专题文章) 浏览次数:次 更新日期:2019年8月4日 >> 进入社区

傅冲学佛

学佛因缘傅冲老师主讲(共一集)2010/4/6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档名:56-066-0001

尊敬的上净下空老和尚,尊敬的各位大德同修们,大家晚上好,阿弥陀佛。今天晚上我接着下午的汇报,跟大家再谈一谈我学习佛法的因缘。下午这两个小时时间,我为大家汇报了我学习传统文化,主要是学习儒家文化以后,我们整个家族的一些改变,还有我及我的同事们、影迷们、我的朋友们的一些改变。接下来晚上这段时间,我想谈一谈我学佛的因缘。听刘老师这两天的汇报,听过她的学佛因缘很殊胜,刘老师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因缘成熟了,佛菩萨来度化她。我觉得好像也有点这种感觉,我学佛的因缘非常殊胜,我听过很多人讲学佛因缘的故事,可是好像还没有我这么殊胜。下午也给大家汇报过,我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爷爷是一九五五年受衔的老将军,第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说过他和陈毅委员长解放了上海,解放了南京,是走过两次草地的老红军,做到了通讯兵部主任吧,已经是通讯兵部的一个最高级别的首长。奶奶也是做通讯兵部工作的工作人员,爷爷奶奶一辈子为党和国家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所以我在上午就给大家介绍过,「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爷爷奶奶给子孙余留了很多的福报,让我们来享受。我觉得我今天能有这么一个殊胜的因缘,坐在老和尚讲经的讲台。我今天下午也说过了,就是爷爷奶奶的福德让我来享受,我真的无比感恩我的老祖宗,我的祖先们,非常的感恩。

我学佛也是爷爷奶奶来度化我的,大家也知道,我小时候的经历非常的独特,我是单亲家庭,单亲家庭造成了我忧郁、内向的性格,所以整个三十几年的人生历程挺坎坷的。现在我回想起这三十年来的人生历程,我觉得都是佛菩萨安排好的,因为所谓的坎坷都是我人生无尽的财富,也给我今后学习佛法,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如果没有我那样的一个人生,我可能不会这么深信大乘佛法。我的爷爷前几年过世了,过世以后,大家也知道我和爷爷奶奶的关系,当时不怎么好,因为父母离婚,我跟我母亲一直过了二十多年。所以爷爷奶奶这边就非常思念我,我当时不懂事也不孝敬他们,所以就从来没有去看过他们,直到爷爷奶奶过世的时候,他们俩是相继一年走的,奶奶先走的,当时是已经半身瘫痪了,奶奶走以后不到一年,爷爷跟着走了。当时爷爷特别的思念我,想见我,爸爸当时托人也好,自己也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见见垂危的爷爷。那个时候我因为仇恨他们,所以我拒绝了,我在想我的爸爸对我都这样,我爸爸对我都这么不好,那我的爷爷我肯定更不能理了。所以我就错失了见爷爷临终最后一面的机会,我现在都特别的懊悔这件事。老人家想见我,我好像当时在拍戏,其实可以请假,但是我找理由,我就说没时间。老人家就这样走了。

走了几年,这件事情在我生命当中就淡忘。因为他们对我,我觉得无足轻重,后来爸爸就说爷爷和奶奶葬在了一起,都葬在了八宝山,还特意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如果有时间就去看看他们。我到现在都没有去八宝山祭奠过他们,因为我刚刚回头,认父亲也就这半年,学习了传统文化以后才认了父亲,还没时间去看望爷爷奶奶。爷爷奶奶没有放弃我,走了以后都没有,我现在才知道,是他们一直在加持着我、庇佑着我。我在前年的时候,情绪已经非常的躁动,在前年之前,一九九六、九七、九八年初,这三年精神上已经快崩溃了。我下午也给大家介绍,我是在小的时候种的忧郁的种子,由于父母不和打骂,我严重的忧郁症,后来我就怎么都不高兴。有一次一位朋友说,让我去见一个朋友,就是我朋友的一个朋友,说他们能见到死去的亲人。我说「我没什么可见的,再说我最讨厌这些东西,什么鬼、神的,我都不相信,而且少拿这套来骗我,骗我的钱,又想骗我的钱那没门。」他们说「就去吃吃饭。」我说「吃饭也不去,我远离这些东西。」

第二天他们就告诉我,他们都见到了死去的亲人,就给我描述这些情景非常的真实。就使得我好像不得不相信有这么一件事,我也挺好奇的,我是做演员的。第二天那个人,现在我知道了,灵媒可以附在他身上那个人他要走,那我们又去吃饭去,见到他,我就看见他给几个死去的亲人来到他身上。我是做演员的,我觉得这个表演我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我还在边上偷偷的窃笑,我说看看你怎么表演,怎么骗钱。当我看到一个老奶奶,领着他们家的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四女儿还有女婿、孙子,一大家子人来找她死去的先生。后来他先生附体以后,我就看他们的表演,好像不是在表演是真的,还特别的高兴。见到老伴,先没给老伴说话,还跟那几个人打招呼,大女儿、二女儿、孙子什么什么。我当时有点半信半疑,仔细就是看他们的马脚,能有什么破绽,我在仔细的观察,观察半天没观察出来。我就是一个好奇心,我想反正也不花钱,是朋友,大家在一起是玩的性质。我特别思念我的外公,因为父母离婚以后,我就跟着妈妈一起过。我外公是个老裁缝,外公这一生特别的善良,很厚道的一个人。我说过了,我小的时候得了肥胖症,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外公亲自为我裁剪做的,而且我们国家的好多领导人的衣服,也是我外公做的。辽宁省那些领导人的衣服也经常是我外公做,因为他是很有名的裁缝,他做中山装,这种中式服装做得非常的好。

外公经常接济我们家里,我妈妈因为工资太少,养我比较困难,外公经常给个十块、几十块的,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也记在心上。因为我还是比较懂事的,我知道外公很不容易,而且外婆早早的就去世,我特别想报外公的恩。可是我还没有上班在大学的时候,我外公也去世了,我特别思念他,我就想让外公来到这个人身上。但我那会也不大相信,我觉得就是一个神话,好玩吧,我就试着。后来因缘不成熟,因为我不知道外公葬在什么地方,他是要知道葬在什么地方,要说出他的年龄,生于、死于哪年,我都说不清楚。后来说那怎么办?我就想到了爷爷,虽然我有点恨他们家里面的人,但是我在想因为爷爷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因为爷爷特别爱我,我就想起来爷爷对我好的一些事情,我说那不妨也叫来,反正是玩,就试试!结果我就上网去查爷爷,因为网上有他的资料,我就查到了。那个人过了一会儿就回来说,和你爷爷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是你奶奶,他说自称是你奶奶,她要来,而且他们俩还争起来了。我吓一跳,因为我忘记了爷爷奶奶在一起的这件事,他们俩争起来了,他们俩谁都要来看我。我说「那怎么办?让我选择,我没法选择,让他们自己定,我没办法。」

过了一会儿爷爷来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反正他就看着我,我也这样看着他,他说「孙女。」我吓一跳我说「你是谁?你不是阿波吗?」他说「我是爷爷。」我说「你怎么是爷爷?你明明是阿波。」他说「我真的是爷爷,你是我的长孙女。」他说着就把我的手给抓过来了,就一直抓着我的手抓得特别紧。他说「你不记得爷爷了,你是不是还恨爷爷?」我说「你真的是爷爷?」他说「是。」然后他就开始跟我讲述,他死的时候的情节,因为那个时候我没有接触佛法,我不知道宇宙人生真相,我只相信科学,我就相信我眼睛能看到的。眼睛能看到的,有时候我觉得不一定是真的,但我就相信,我就觉得科学是一切,怎么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当时他抓着我的手的时候,我脑子纷飞,就是一直在转,飞速的旋转。我说人死不是灰飞烟灭了吗?一把火烧完那灰一吹都没了,他怎么还能跟我说话?是不是这个骗子的欺骗手段特别高?他是不是觉得我把爷爷叫来,他就能开始设点什么,演什么戏。我那时候还在怀疑。然后爷爷就一直拉着我的手含着眼泪,流着眼泪在跟我说,自己絮絮叨叨的就开始说,因为我不说话,他就自己说他死的时候的一些状况。他说他死的时候特别惨,因为他是心脏病,大家就在抢救他,抢救了他一个晚上。

后来我才知道,学了佛法以后,老法师说人死的时如生龟脱壳、活牛剥皮那么的惨烈,那么的痛,就是不碰他他就这么疼,何况你又使劲抢救他。他就跟我说拿那个电击击他,让他心脏起波,还给他插管子,他就跟我说其实都没用了,但是还那样折腾他,最后还给他剖腹,因为他是老干部要查死因。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死去了,但是我想神识可能还没走,所以他特别痛苦。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他为什么要上来就跟我说这件事,因为他太苦、太疼了。佛说如万箭穿心,我觉得都不止,我看他那痛苦的表情,那个痛苦的样子还流着泪,都不行了那感觉,我知道那个痛苦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但当时我不明白,他怎么会那么痛苦?不是死了吗?我一直眼睛画着问号一直看着他,他在那哭,我就在那看着他,他就一直在那说。然后他就开始说家里的一些事,他走了以后家里的一些事。我就觉得应该是真的,愈来愈是真的,因为他说了二叔、我爸爸,他说他走的时候只有爸爸在他身边,别人都没在,然后二叔怎么来的,三叔怎么来的哭他,钱放在哪?不是没有钱。就在讲家里的这些琐碎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是真的,阿波不可能知道我们家这么详细的事情,我都十几年没有见爷爷,何况他怎么可能知道?他是个宁波人。

然后他就拽着我的手说,「莎莎,爷爷特别对不起你,走了都没有给你留下一分钱。」当他说到这的时候,我眼泪一下掉下来了,因为我觉得,虽然那时候不相信宇宙人生真相,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回事,但我觉得一个死去的人,能够说这样的话,我那个孝心,可能那个时候一下子颤动了一下,启动了一点。他说「爷爷真的挺对不起你们娘俩的。」我就开始哭了,我说「爷爷,你别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他是一个死去的人,我都不知道他死去了,为什么还能跟我说话,这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他就说「他经常来看我,你妈妈怎么没有来看,你妈妈怎么没来?」我就编瞎话,我说「妈妈有事,今天下午她出去了,有事。」后来爷爷说「我知道她在家看电视,她什么事都没有。」一下把我给揭穿了,我特别不好意思。后来我就知道,可能他能看得见,他哪都能去得了,所以他知道这些事。我就挺恐怖的,我想他怎么都能知道妈妈在家看电视,什么事都没有。然后他就在跟我说,求着、哭着、喊着让我帮他做什么佛事超度。我都不懂,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说什么佛事超度?搞不清楚。他说「你就答应爷爷。」我没办法,因为我觉得他是老人家,而且他又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我都不懂什么叫附体,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反正他肯定是爷爷没错。

而且还跟我说了好多我小的时候的事情,因为我为了验证他是否真的是爷爷,我说「爷爷,我小的时候最爱吃什么?」他就说「最爱吃肉,还说你记得吗?」因为我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家里穷的人比较多,我特别爱吃牛肉干,爷爷就到市场上给我买新鲜的牛肉回来,给我一点点做卤,一点点卤完以后切片,切完片还到外面晒,晒干了以后要给我寄。他说「你都忘了。」我一下就想起来了,我说「我没有忘记,我知道你是爷爷,我知道。」他说「那爷爷求你做这些事情行不?」我说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我说好好好,他就特别的感恩我、感激我,都要给我跪下了。我就觉得他特别的可怜,我也不知道他是一种什么状态,反正我就感觉得他特别的可怜。最后我们祖孙俩抱头痛哭,大概有一个来小时的时间,我们俩在一起,后来他说他要走了,就走了。这件事情对我触动特别大,我那天晚上都没睡觉,我回去以后跟我妈说,我妈不相信。因为那个时候妈妈也没有学习佛法,没有学传统文化,她就说我在这瞎说八道,搞那些什么妖魔鬼怪的事。我告诉她,「妈妈,真的是爷爷,他都知道你在家看电视,他真的是,而且他知道我小时候的一切,你们不知道,你和爸爸不知道的事情,例如他给我拎着小篮子,跟我到后院摘草莓什么的。他都跟我说这些事,真的是爷爷。」妈妈也有点半信半疑,但是她排斥。

由于这件事,因为我答应他了,我觉得死去的人,你答应他的话一定要兑现。我就赶紧去了寺院,因为我在这之前从来不去寺院的,偶尔一年去一次,也是去敲那个头钟。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就是在三十晚上敲寺院那个头钟,谁敲那个就花钱最多,我还买过好几千块钱,三千八百八十八就敲一次钟,敲钟以后还可以第一个去上香就叫头香,去搞那个,真正的是封建迷信。像老法师说的,拿佛菩萨当贪官污吏来贿赂,我就去搞那个,每年去搞一次。这次不是了,这次我去寺里面去问,问那些师父什么叫佛事?他们就说这有很多种,还拿出本子来一大堆给我看,我说太多了,我看不过来,我不懂。我就跟他们说我爷爷死了,他让我给他做佛事,给他做哪一种?他们就给我介绍了好多种,我还是胡涂,这太难为我了。干脆我说哪种钱最多,花钱花得最多?他们一看大款来了,水陆空大法会。我说什么叫水陆空?就是几十个和尚帮你念七天七夜特别好,特别殊胜说了一番,介绍一番。我想想我就答应吧,因为你看爷爷都知道我妈在看电视,而且爷爷说经常来看我,我不能什么,我得对得起死去的人,还是有一点点孝心。我说好吧,就花了很多钱,反正好几十万,然后就帮他做这水陆空大法会。

当时找了五、六十个和尚,做七天七夜,那个时候我还是属于迷惑颠倒,就什么都不懂。人家说早上两点钟起来了,对我来说简直是太痛苦一件事了,我有的时候两点钟还没睡觉。他还早上两点钟就起来了,有的时候五点钟起来,就折腾得不行。但是我每天都坚持,我坚持不是去做佛事、念经去,我坚持是看着他们,因为我看着他们我这个钱要花到刀刃上,我看着他们每个人嘴都动没动,每天到殿里面我往那一坐,我的眼睛就盯着他们,他们在那念我就看,谁张嘴了,谁没张嘴,那个怎么还要睡着了?我心里就特生气。因为我每天还要发那些人小费,一个人念完了以后还给五十块钱小费,除了那些总的钱一、二十万以外,还得要给他们每天就发五十块钱小费。那我心里不平衡,你念、不念,我就往那一坐,我现在想想,那种行为真的是迷惑颠倒到极致。我在边上坐着,坐着看着他们,看着我就不高兴还生气,自己心里还嘀咕。过一会人家让我过来,该磕头了,我赶紧过去磕几个头,怎么还磕起来没完了?就老磕,我这膝盖也跪不住,这时腰也酸了,受不了了,不行了,我就在那拧。后来说算了,这位小姐您坐边上去,拿一凳子坐那,我说这凳子太硌屁股,再弄个大厚垫子。我现在觉得真的是造老业了,拿着人家那个拜垫坐屁股底下了。这还挺软和的,因为开始是一个小垫子,觉得太小了硌屁股,又拿个大的坐在那。人家看着我实在太无聊了,给我一本经,我一看《华严经》,我认识这几个字,全是繁体字竖排版的也看不懂。他们就在那念,我也不看,反正放在那,去看他们谁嘴念,谁嘴不念,心里就想这点事,我这钱花的是不是地方。

我在寺院里那些天还说过他们,因为他们有的人没念佛,现在想起来。我就去斥责他们,我说「你看你怎么没念?你都睡着了,你怎么嘎不嘴?你嘎不嘴我都知道的我告诉你,我是学表演的,你这嘎不嘴我能感觉到。」他说「我没有嘎不嘴。」我说「你就是嘎不嘴了。」就跟人家天天在那说这些事,给人搅和得不行了。我觉得那七天做下来,其实现在反过来看效果不大,虽然花了很多钱,可能是爷爷奶奶稍微得了点小小的福报,但是我觉得就是完全没什么用。后来做完这个事,对我也有一点点小小的感触是什么?就是在第六天还是五天我忘记了,我在翻经,经里面写了一句话,就是说「一滴水有八万四千虫」,老法师讲的那段。八万四千虫我就看这几个字,我说这个佛是几千年前的,他怎么知道这水里有八万四千虫?现在拿显微镜看也没有八万四千虫?这事我琢磨了半天,我记着我琢磨了一天。然后我还见着谁跟谁说,见着和尚,见着能见到亲朋好友都说一遍,就说这件事。我说你看这奇怪不奇怪?佛那个时候就知道,释迦牟尼佛知道有八万四千虫,这么奇怪?我说这个值得研究研究。就这么样一个种子,我就觉得佛法不一般,但我还是没有任何兴趣。这事做完了,我心里觉得踏实了,因为我给爷爷做了一个钱最多的法事,最贵。因为有钱,所以这样就挺高兴的,后来这个事结束以后,我也就忘记了。

在二00八年的十月份左右,九、十月份,我们家楼下开了一个素食店,在北京的那个家里楼下。我去吃饭,吃完饭人家给我一个盘片,我也没在意,拿回家一看「名称删除」,我就顺便放在影碟机里面看了一下,我这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我就觉得他说的东西,都是我以前就是没解决的问题,老法师说了那么多宇宙人生的真相,我是真的是不吃不喝把它都看完了。原来爷爷的那个现象,我一下就给解释了,因为爷爷这个事一直困扰着我,我得不到解释,我这个脑子就是天天想这个事,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死人还不死?身体都没有了,怎么还会说话?这件事非常神奇,我在「名称删除」里面都找到答案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真的有点一百八十度大回头的感觉,原来佛法这么伟大。我就觉得像触了电的感觉,不能用更多的语言来形容。

那个时候我还接了一部戏,去广东拍,我说这怎么办?要不接戏就好了,我还能学习学习。我一下对老法师讲的一切话特别的痴迷,就觉得他的每句话都说在我的心里。这可怎么办?我还接戏了,我特别想听他讲经,我就抱着计算机去了剧组。去剧组以后因为我没有老师,学佛的一切善缘都没有,我就上网找,就打老法师这几个字就上网找,找找找找到那个网站。网站我打开以后一看,眼花缭乱的,上面什么都有,我就找初学佛的人看的那个,我一看上面写《太上感应篇》什么什么一大堆。那我就随便点一个,我就从《太上感应篇》看起,我一看一百多集,看吧,一看第一集我也就特别的着迷,讲得太好了,我觉得老法师讲得太好了。我那时候除了拍戏就是看经,看到什么程度?真的有点就是也不想吃,也不想喝,白天拍完戏以后,就是想着赶紧拍,拍完赶紧回去,回到宿舍里打开计算机然后去听。我觉得我这个机缘特别好,因为我们一般性的剧组住的那个宾馆,就是特别伪劣的宾馆,都是特别差的宾馆,没有上网线,但恰恰那个宾馆有上网线,我可以天天听经。

听到晚上,因为我有的时候早晨需要五、六点钟,五点钟起来就化妆,四点钟,有的甚至很早起来化妆。我有的时候晚上听到很晚那怎么办?听困了,困了以后把椅子放在床边,把计算机放到椅子上,躺在那还不舍得闭眼睛还是听,听着听着实在眼睛都睁不开了,我一看表再听下去的话,第二天就直接四点钟去化妆去了,那我也不行,我也不舍得,我想别关,我闭着眼睛,我用耳朵也能听见,就这样闭着眼睛听,直到听睡着。竟然听到,因为有计算机线,连着墙的计算机线,我是把计算机搬到椅子上的,所以半夜上厕所起来忘了,迷糊的摸着鞋就下去。啪计算机掉地下了,把我震醒,我的宝贝计算机,天,我就怕它坏掉,赶紧起来打开看看,完了,真的看不出来了,屏幕全花了。我就觉得世界上最大的一件事,我想不行,我赶紧要去修计算机,这一晚上都没睡好觉。第二天又拍我戏,拍完戏以后我就抱着计算机,因为我们住的地方是个比较偏僻的县城,他们说只有佛山才有修sony计算机的店。我就抱着机器赶紧跑到佛山去修去,折腾了大半天,修完以后回来赶紧就继续听。

就这样早上听,晚上听,就听听听,我还有一个特点,我听完就愿意跟人说,晚上听完了,我白天早上就愿意去跟别人分享,那个时候我边上人也没有谁学佛,但是抓着一个对手我就跟人家分享。《太上感应篇》里面,老法师讲过的东西,我就复述,复述老法师讲过的这些东西。「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天天跟人家说这点事,把人家都说烦了。后来他们就说,从来找不着傅冲为啥?知道在屋里听经。我是吃饭也不出来,我就吃点盒饭送到屋里,反正除了拍戏能看见我,就看不见我这个人在哪,他们就说我听经听入迷了。但是我觉得通过那一部戏只有两个月,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就如获至宝跟我妈妈分享,我说「妈妈,赶紧看《太上感应篇》,快看。」因为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的经,我就觉得《太上感应篇》太好了。我说「妈妈,赶紧念佛,念阿弥陀佛。」我就知道这点事。

我觉得我和我妈妈,就是学佛特别还有一点善根的人。我妈妈不会上计算机,家里也没有,我就在网上帮她去买,买《太上感应篇》,然后再给她寄回上海去,挺费周折的,就让她看,她也看,她比我晚学佛不到两个月。我是学佛到现在已经一年四个月了,从二00八年十月份以后,然后一下子每天早晚都看经,而且有时候除了睡觉不看经以外,反正我觉得老法师天天跟我在一起。我觉得这一年多来,可能有了一点点的小小的收获,就是我可能听经的时间特别的长,让我一下子懂得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我觉得佛菩萨一直特别眷顾我,在我的周围加持我、帮助我。在这个时候我听经听了半年以后,我就知道了要学传统文化,学习《弟子规》。那个时候还挺瞧不起的,因为我觉得佛法太好了,来不及看那些东西,赶紧学佛。后来因为老法师在经教盘片里一而再,再而三,让我们扎根学《弟子规》,我就开始学《弟子规》。今天下午我也给大家汇报了,我《弟子规》也看不下去,蔡老师讲得那么好,我还经常睡着,所以我就看卡通故事,一下子回头了。我学佛都没有让我回头,认我父亲这件事,但是我学《弟子规》让我回头了。我觉得我是大不孝,犯了忤逆十恶的大罪,我特别忏悔。

所以我没有等,我第二天马上飞到了北京去,下午我跟大家分享的那段故事,见到了父亲。父亲那么凄凉的一个状态,我特别的懊悔,我怎么这么晚学佛?怎么这么晚学传统文化?我就给父亲跪下,跪下以后我就跟父亲交流了一下午,主要交流我学习佛法的体悟。因为那个时候父亲还在学法轮功,学得也挺痴迷的。我觉得这是因缘成熟,我认父亲的当天,我给父亲打那个电话的同时,父亲说他刚刚也看完

(名称删除,易德轩编辑)

刚关电视机,然后我就电话打进来了,他特别的惊讶。后来跟父亲分享这段的时候,他现在说都是佛菩萨安排好的,我说是。他说如果没有看「名称删除」的话,他可能不接受我的这些劝导,让他学传统文化,真正学佛。那天下午我们爷俩谈得特别好,但是他没有接受,他比较尊重我,因为毕竟刚刚见了女儿,所以他也不驳斥我,我看得出来。我就邀请,我说「爸爸,能不能你跟我去做一次三时系念法会?」我也挺心急的,但是我觉得爸爸年龄大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他好像有很多的冤亲债主,我就有这种感觉,因为他那个气场我感觉特别不好。

我说「爸爸,我特别想去海城大悲古寺做一场三时系念法会,你跟着我去吧。」他就是对女儿的这分真诚心,因为我跟我父亲跪拜、忏悔,爸爸特别感动,他马上就答应。然后坐在边上的有我二叔和我二婶,他们也是好奇,觉得像旅游的那种心态,「我们去行吗?」我说「可以,太好了,大家都去才好,那可殊胜了,特别的好,每到初一、十五,有一万多名同修在那边念阿弥陀佛,特别殊胜。」后来他们就去了,去了正好那天是去年的阴历八月初一,八月初一有一万多人,谭林长跟我说那天有一万多人。我到那以后,因为人很多,人山人海,满山遍野的,我认识里面的一个居士,他就跟林长汇报说「傅冲来了。」因为我当时是赶北京晚上十一点多的车,第二到了海城是五点多钟,我头没梳、脸没洗、牙没刷,而且我跟我父亲这么多年没见面,我们终归要交流交流。一晚上我和父亲都是睡在中铺,我们爷俩交流了一个晚上,我觉得有太多太多的话说不完,所以整个一晚上没睡觉。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下火车,所以头没梳、脸没洗、牙没刷的,就赶紧赶到大悲古寺。

到了以后那个居士就报告谭林长说,傅冲来了怎么怎么的。林长一听说那好,因为林长每天上午开示,下午做三时系念。「我给大家讲完以后,请傅老师也上来讲几句。」我就傻了,我讲我讲什么?天,太可笑了,这绝对不行,我讲什么?我什么都不会讲,我就是来做三时系念的,别别别。他说「不行,林长已经定了。」他也没容我分说,我就听那个大喇叭在喊(我还在这边休息室的时候,我还想去刷刷牙,洗洗脸,梳梳头)。我就听着林长那边报,「著名影星傅冲老师也来到了我们大悲古寺,一会儿也请她跟我们大家分享。」我吓坏了,我说怎么,我还没答应怎么就给我,这可怎么办?后来人家那些居士,两个居士就把我推,我说「那得容我洗洗脸,我是特别爱美的人,蓬头垢面的。」他说「来不及了,林长已经报你名了。」我说「这怎么办?」从来没那么狼狈,叽哩咕噜就给我推上去了。推上去以后我就一直低着头,因为没有洗脸,没有梳头,头发还很乱的,我就随便在整了两下,一直低着头。后来林长开示给大家讲佛法,讲完了以后就请我来讲,我就看着她「我讲什么?」后来林长递了我一个小条子,上面写「讲你学佛的因缘。」

那我就有话题,我就给当时那一万多名同修讲了,我是怎样遇到爷爷的,怎么困惑。然后在当着所有一万多人面前,因为父亲也坐在边上,二叔二婶都坐在边上。我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我挺激动的,我就替爷爷奶奶忏悔,那会还不懂得什么叫忏悔,但是我知道,我就说他们练法轮功错了。我的大不孝这件事,也跟在座的很多同修一起分享,我和我父亲的故事。我父亲就坐在我的左手边,我看着他一直在流眼泪。我就在佛菩萨面前,还有一万多同修面前,我就给我父亲又跪下,给他忏悔,请他原谅我,父亲也给我鞠躬还礼。后来特别不可思议,父亲一转身就是佛菩萨像,他就对着西方三圣跪拜磕头。我觉得特别惊讶,他能跟佛菩萨磕头,因为在这之前,他都是天天在练法轮大法,那练功的。我现在想就是我的这个至诚的心感通了他,他觉得肯定是佛法的力量,才使他失散十几年的女儿又认了他,所以他就那种感恩佛菩萨的心。我现在就这么想。

后来在一点钟做三时系念法会的时候,我爸爸说我什么都不会,那我怎么做这个?我说不用,什么都不用会。我说您心里只想着两件事,第一劝爷爷奶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把世间这一切全部放下,全是假的,都已经死了,连身体都没有了,你有什么放不下的,你看现在儿子也好了,孙女也好了,家里都好了,赶紧跟阿弥陀佛走,去西方极乐世界。到那了以后你才能真正的照顾你的儿孙,您现在还在鬼道里,还在这个道、那个道里,三恶道里你就是给儿孙添麻烦,天天还得带你学佛,还得给你做佛事。我说「爸爸,你就想两件事,一是念阿弥陀佛,反正法师们在做三时系念你不懂,你就念阿弥陀佛,要不然就劝爷爷奶奶赶紧走,赶紧跟阿弥陀佛走,放心,一切都会变好的,心里就默念这两件事。」爸爸特别听我的话,他就在那六个小时都没动地,就是在那里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因为我们男众、女众是分开的,我一直在偷着眼看我父亲,他就特别认真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直在那念。后来跟我父亲分享这段,他就说他在念佛的时候都一直在流眼泪,而且他心里在跟爷爷奶奶说话的时候,他觉得爷爷奶奶都在边上,都能听见。

在做三时系念,第一时的最后念百声阿弥陀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看到大莲花,粉色的大莲花,爷爷奶奶都坐在上面。奶奶特别开心,笑成一朵花儿,露着牙齿那种美极了,看着我们高兴得不行了。因为爷爷生前就老是那种微微的笑,特别的稳重,这样跟我微微点头,我就看着他们走了。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看见过谁坐莲花什么的,但我感觉到他们肯定往生了。我就这么想,反正往生不往生,他们早晚得往生,因为我就有这个信心,就是这个真诚心,他们早晚得走。做完三时系念以后,我二婶坐在我边上,她还在那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因为她从来不信佛,也不懂,平时还打麻将玩那种人,她对佛法一点都不懂。她做完三时系念第一时的时候特别兴奋,拉着我刚一出去,我们要休息个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她说「莎莎,你看见了吗?」我说「我看见什么了?」「你爷爷奶奶坐着大莲花粉色的,金光闪闪的。粉色的金光闪闪的你看见了吗?」我说「我也看见了。」她说「怎么回事?走了还一直往上升,升升一直往上升,我还看见我的爸爸妈妈,在他们底下一直升升升。」我说「你看见坐莲花了?」她说「他们没坐莲花,爷爷奶奶坐莲花了,太奇怪了。」她就在那一惊一乍的。

因为在休息的时候,我爸爸和我二叔,咱们一起集合在分享这个事。我二叔和我爸爸听到以后,特别的兴奋,因为二叔和爸爸一定也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很开心、很高兴,听到我二婶说这样的事,因为二婶从来不学佛,也不信佛,对他们增长了很大的信心。我想如果要是我跟他们说的话,可能不会使他们有这么大的信心,这件事不得了。结果二婶回去见谁都跟谁说,她看见爷爷奶奶坐莲花走了,什么什么样,就跟所有的家里人说,我觉得这是机缘成熟,佛菩萨来度化家里人的。第二天二叔就给我打电话说,「你知道吗?你二婶做了一个梦。」我说「梦见什么了?」他说「她梦见在家里面有人敲门,她开门一看一个和尚。她说「你来我们家干什么?」和尚跟他微微笑说「我来给你讲经。」就请进来了,「你讲什么经?我又不学佛,你给我讲什么经?」他说「我给你讲《金刚经》。」《金刚经》,《金刚经》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在梦里面。后来和尚还说让她好好学,就给她讲《金刚经》。后来她就醒了,醒了以后她就把我二叔扒了醒,她说「你知道佛经里面,有一个什么叫《金刚经》的吗?」我二叔说「对对对,有个叫《金刚经》的。」她说「太奇怪了,我做了一个这样的梦。」就跟我二叔说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两天正好我二叔也在看「名称删除」,第二天他把光盘打开了,打开以后二婶说梦里面的就是他,净空老和尚,就大惊小怪的。后来她就跟我分享,家里人也全部跟我分享这个特别殊胜的事。二婶逮谁跟谁说,她说她梦见净空老和尚了,给她要讲《金刚经》什么的,跟我也在说,她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说「就是机缘成熟了,老和尚要给你讲经,你就好好学。你学佛吧,二婶,你肯定是过去生中学过《金刚经》的,要不然师父怎么要给你讲《金刚经》?」现在二婶也是因为这个梦,也是因为看着爷爷奶奶这件事,她就学佛了。就是这么殊胜的一件事,二叔二婶一家,三叔三婶,很多家里人因为以前全是练法轮功的,都增加了信心。爸爸是最早跟我学佛的,然后二叔二婶紧跟着,因为有这么殊胜的一个缘分,他们也相信。他们不管法轮功好不好,反正他觉得这个挺好,而且我经常给他们也在讲经,我也不会讲什么经,因为我才学佛一年多,也讲不好,我就是有一颗真诚心。我记住老和尚说那句话,我有一我就跟人说一,我知道二我就跟人说二,我就是复述老和尚讲经里面的东西。他们老给我提问题来,他们学法轮功的人特别执着,问题很多。

我记得有一次我去北京,他们叫来了所有那些学法轮功的朋友,我们家里人在我北京的家里面,我坐在中间,给我围了一圈,一大圈十几个人。我的妈,太吓人了,这十几个人来围攻我来,「听莎莎给我们讲经说法。」我说「我可不会讲经说法,我的天,你们吓死我。」他们说你讲得挺好。因为我爸爸特别爱我,我爸爸特别赞叹我,知道他对女儿的那种爱有点言过其实。我说「你把他们都招来了。」然后坐在那,每个人对我提问题,而且提的问题都特别尖刻。我就想起,好在我看过老法师讲的「佛学答问」,要不然我还真对付不了。因为佛学答问里面,老法师曾经讲过法轮功的一些事,还有一些所有人提的那些刁钻的问题,我还是记住了一些,我就复述老法师佛学答问的那些东西。但是他们就给我讲那些很歪的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经常就说「莎莎,那你说无有一法不是佛法,那法轮功也是佛法,八万四千法门对不对?我们不可以谤任何一个法门,就跟我这么说。」我说我也没练过这个功,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但是老法师说,佛说咱们佛弟子有四重戒,哪四重戒?就是看你是不是佛弟子,你衡量衡量咱们对号入座一下。第一不谤国主,第二不犯国制,第三不漏国税,还有不做国贼。我说最重要的就是不做国贼。后来我就给他们就讲这四个,一一给他们解释,我说诸位长辈(因为他们都是长辈),晚辈我学佛特别浅,各位长辈都是学了一、二十年的(他们自己说他们学佛一、二十年了)。我说你们都是学佛一二十年的了,都是长辈,那我就是汇报一下,我这一年来学佛的体会,我学得特别浅,而且智慧也没有,请大家多担待,我就知道这点就给大家讲讲。

我说各位长辈,不谤国主是什么意思?就是不能毁谤国家领导人,你的领导都是你的君,五伦关系,君臣有义,你得讲义,我就给他们讲五伦八德,掰开了揉碎了讲。不谤国主,各位长辈,你们谁不谤过国主的请举手?没人举手,好。不犯国制,不能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一切国家的政策,都不可以违反。我不知道各位长辈,有没有过违反国家法律和法规的事?比如说国家大型聚会要申报,游行示威什么之类的事,不知道各位长辈有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如果是没有犯过国家法律、法规的长辈们,请举手?我一看没人举手。第三不做国贼,我都是浅显的跟他们讲,我说不能出卖国家什么什么,我就给他们讲这些。各位长辈,有谁没做过国贼的?有一个长个辈问我,我们在外面,在国外,因为他们有发小传单什么的,我说这算。因为我到全国各地,尤其是世界各地我现在去旅游的很多,老有发小传单的跟着我。这次春节的时候带我母亲去台湾旅行,哪个旅游点都有法轮功,我看了以后特别的心酸。因为我看着那些老阿婆、老妈妈、还有伯伯们,特别的执着,坐在那水泥地下闭着眼练。然后来一个人,一看是大陆的人,台湾朋友跟我说,现在给他们法轮功起了另外一个功,叫缠功,看见谁就像蛇一样的缠住你跟你说,不停的说,让你退团,退党,退少先队,三退。

我去台湾旅游也是到每个地方都被他们缠,他们就在那抓住我说小妹妹,小妹妹,我赶紧给你起个法号。我就看着他们,我看着他们我要不理就好。但是我看着他们真的特别可怜,我想如果是我的姊姊,我的妈妈,我的爸爸这样,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他们。那现在学了佛以后,我可能有这种爱心、悲心就生起来,我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我就这样的看着他们,他们以为我有呼应。我给你起个法名,你就叫恬妞,你看你长的多甜,你要叫恬妞,以后世界灾难来了,你就死不了了什么的,就在那给我讲。我说「老妈妈,如果我出去一会儿杀一个人的话,人家把我枪毙就地正法了,我还得死。你怎么起个恬妞就不死了?」她就在那看着我,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这不对的,我告诉你,你就起这个法名恬妞绝对就死不了,就跟我在那说,使劲拉着我就不放手。我说「阿姨,你放过我,我已经是阿弥陀佛的人了,释迦牟尼佛是我的老师,我再不会认别人为老师了。」她说不管你认别人老师,我再给你介绍你绝对怎么的,执着得要命。我就跟各位长辈分享这些故事,我说世界各地都有这样不好的影响,而且这个大牌子上面那么血腥的画面,看着就让我们怵目惊心。我说各位长辈,老法师经常说「菩萨所在之处令一切众生生欢喜心」。我们是否令一切众生生欢喜心?我们做没做过国贼?没有做过国贼的长辈请举手?也没人举手。

还有最后不漏国税,我说这大家可能犯得比较少,因为他们大家都是挺穷的人,像我父亲这样的一些人很多。我爸爸到最后他很执着,卖了很多东西,来做一些他们所谓要做的一些事情。爸爸最近也跟我分享,爸爸现在回头了以后,他在帮助很多法轮功的人。因为我给他一些经济上的帮助,我爸爸现在手头上比以前宽裕了很多。他经常说「莎莎,我用不了这么多钱,咱们现在学佛了,咱们还不可以浪费。」我说「行,可以,爸爸你可以攒起来,有点急用或者是你援助别人。」他就援助别人去,他说「莎莎,你不知道,我那些朋友(他指那些练法轮功的)可惨了,比我惨多了。」我下午也跟大家分享了我爸有多惨,因为他参加一些聚会干嘛的,被国家抓起来过,抓起来以后放出来就没有工作,养老的钱都没有,没有生活任何的保证。我不是说了吗?街道给他一百多,社会福利也给他几百块,就这样凑那么几百块钱生活费。他跟我说那些人比他还惨,他就拿我现在给他的一些钱,和我给他买的很多衣服,他就去援助别人去,他懂了,他明白了。

但是我说谁没漏过国税这件事,我三叔也没有举手,我就问三叔「三叔,你也漏过国税?」他说嗯,因为他做生意。我就再跟他们说,你看佛说的这四重戒,大家都犯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佛弟子、假佛弟子,我们就对号入座。我就再给他们讲很多的佛理、佛法,他们就以提问的形式,每个人都有问题,而且每个人的问题都一大堆,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讲、说。第一次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型的聚会,每个人当天我就觉得得到了一点法喜,他们就跟我说,「莎莎,我们也觉得心里这十几年一直别别扭扭的,你说练觉得还挺好,觉得对身体好,但是觉得确实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事,那是自己的祖国,祖国是母亲,怎么能跟母亲对着干?」我说「这不就对了吗?您挺明白的,您比我还明白,您怎么能跟母亲对着干?那是不孝。你看我们儒家文化里面都讲孝,祖国是母亲,你怎么能跟母亲对着干?」想想是,所以别扭。我说「您知道为什么别扭吗?」不知道。我说「因为跟您的自性不相应,人之初,性本善,咱们那颗本善的心是与善相应的,您做了一些不善的事,您就觉得别扭,您把这个不善改过来了,你就高兴了。您看你们为什么今天这么乐乐呵呵的出去了。」我还请他们去素食馆吃饭,因为他们都是吃荤的,我请他们去吃素食,他们觉得吃得挺欢喜的。我说「因为跟你们的自性相应了,你们就得到法喜了,就高兴。」他们就说那下次什么时候见面?那我们再约什么的。

跟家里人还有爸爸的一些朋友,就是这样的面对面的交流过几次。其实我没什么智慧,而且学佛时间又这么短,但是我就觉得特别的感恩诸佛菩萨加持,每次都有那么一、二个人回头。现在我帮助过了一些人也好,反正我们家里面,所有练法轮功的人全回头了,而且全部皈依阿弥陀佛。我送给他们老法师所有的经教盘片,除了《华严经》没给他们,所有的我都给几十套,因为我认识印经的人。从传统文化最浅显的,就是传统文化论坛的盘片,善人的,还有彭鑫博士那种。咱们最初级的,学习《弟子规》这些东西给起,怎样学习《弟子规》,怎样落实?然后我给他们每个人写上一封信,怎么看。因为我给他们盘片,都是一次性到位,每人一大包,先看什么,第二看什么,三四五六一直到二十多都给标好,最后看《无量寿经》,告诉他们一句佛号,一部《无量寿经》妥了,到这个地就截住了,就不要再看别的了,也不要再学别的了。现在家里人,我觉得怎么都这么听话。以前我觉得我是遇到了世界上最讨厌的父母,最恶的父母被我给遇到了。但是我现在觉得怎么家人那么好,我看着谁都是那么好,都像佛菩萨。我就知道他们原来都是度我来的,哪够能学法轮功学了一、二十年,一晚上说回头就都回头了。家里那些人没再一、二个月也全回头,这是奇迹!后来他们就再跟我分享这些事,「傅冲,就是因为你爸爸好,你妈好,你遇到好爸好妈了。」我也没说什么,是是是,确实遇到我的好爸好妈了。

我妈妈这边,下午也没跟大家说得特别详细。我妈妈也练一种功叫华藏功,除了法轮功之外,那时候东北法轮功是最大,全国各地老的信徒了。第二大功就是华藏功,我妈就练那华藏功。我爸在那边练法轮功,拉着我要去练法轮功。我不是跟大家说吗?十几年前我去报复我爸,实行那个计划的时候,他们那几天就天天拉拢我练,到点就开始练,这么练、那么练。录音机一打开,让我这个手势,然后开始音乐响起心里想哪,想什么这、那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不感兴趣。他们闭着眼睛的时候,我就这样偷着看他们,爷爷奶奶他们都练得特别认真,我就在那笑,我觉得太可笑了,后来笑出声来了。我爸爸气得说「你不尊重师父,你怎么笑你?」我说「我憋不住,挺好玩的。」后来爸爸不敢说我,因为我那个时候太长时间没去认父亲,爸爸还是挺给我留面子的。然后天天让我喝那个什么水,说那个东西好,喝了以后就怎么样了,家里买了一屋子那个水,我一打那矿泉水瓶子都是打开过的。你说那矿泉水瓶子里都打开过,大夏天的早臭了,让我喝,我喝两口就扔那了,我说什么水?就拉拢我,给我好多书,我一本都没看过,那个时候碍于爷爷的面子,假模假式的还拿回去了。

后来我妈妈就练华藏功,练得也是如痴如醉,迷得都不行了,今天买这个徽章多少钱,明天买垫子几百块,后天又买什么,天天买,书也要钱,什么都要钱。我想算了,我妈妈年龄大了,就是养我一辈子很不容易,我就顺着她,她要什么就给她,买就买,反正不就几百块钱,千八百块钱的也无所谓。她又拿这个钱去供养这个、供养那个,我说算了,去吧,反正她高兴就行。可是到最后愈演愈烈,妈妈说她们那个功要上市,华藏功要上市了,管我要七万块钱。我说这不得了,这不能再纵容她,「妈妈,我不知道怎么跟您说好,它又不是上市公司,它也不是什么公司,它也不是什么企业,它上什么市?」他们就是骗这些老头、老太太,骗这些老阿公、老阿婆们。那些人特别可怜,把自己攒了一辈子的钱,像我妈妈他们,那个时候是七、八年前,快十年了,攒点钱多不容易,这一辈子攒个十万块钱。「不行,她要凑钱,要去上市买股票,这个股票还一本万利,这华藏功一上市,那股票多少多少钱,天天跟我说这种事。」我说「妈妈,不可以买,这是大事,您上当受骗了。」我就给她讲,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功没学佛,但我知道她上当受骗。她不干,天天给我摔电话,跟我要断绝母女关系,写了一张纸,不给,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后来我想已经闹得不行了,给吧!我明明知道那是火坑,但我就还是挺孝顺我妈妈的,我就还是把这钱给她。真的是咬着牙给的,我觉得明明这钱肯定是没有了,给她让她高兴。

但是妈妈那个时候,真的有点像着魔了似的,给了以后这个钱就不回来了,我听妈妈说,他们那些阿姨、叔叔们也都给了很多钱,基本上有的就是倾家荡产似的。我觉得这有点不对了,他们敛财的那个行为愈来愈恶劣,我就想办法,那时候没学佛。我就说老天,你快告诉我,我妈妈这可怎么办?太可怕了。忽然间我就想应该报警,我就拿着电话,我报哪的警?因为我在上海,我报哪的警?他们都在沈阳,我就打电话到北京公安局去了,我就报警,报到北京公安局了。那个时候抓法轮功抓的沸沸扬扬的,人家没有工夫管什么还有华藏功。我就实名的没有匿名报警,就告诉他们这些怎么回事,我说再不管不行,这个已经快超过法轮功了,快点吧,出人命了。我说得挺严重的,不行了都快疯了,每个人都疯了,这个钱也没了,赶紧,再不抓就全跑国外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些话,其实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跑不跑国外?后来没过多少天,我妈就跟我说,怎么他们那师父被抓起来。他们有几个练功的人就在那说,我也没吱声,我低着头听他们,太奇怪了,怎么好像说谁报警了?报完以后然后就被抓起来了。我心里话那就是我报的,我给报警了。我妈那个时候特执着,特崇拜师父,就骂那个人,骂吧,就骂我,他们都在那骂,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是我报的警。

真的是我及时报警了,那个钱就及时的给冻结了,那个人真的是敛财敛得太多了,都上亿,还是怎么着,然后还运送到国外。还听说有好几个老婆,生了好多孩子,因为给抓起来以后,人一调查他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对我妈他们那些人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因为崇拜的一个像神一样的人,怎么是个这样的人?在外面还有那么多孩子,还有好几个老婆,国外还有账户,还有房子。但是我妈妈那个时候也没有回头,因为她也练了很多年那个华藏功,她不想承认她自己的错误。佛说我们这是世智辩聪,我妈妈是特别聪明的人,我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演员,她觉得别人都错,她自己都不会错,她不会选错人,她就想不通,她不愿意否认自己。我现在特别明白练法轮功那些人,他们不愿意否认,自己曾经练了一、二十年那东西,是一个错的,那么着迷,那么痴迷。

我自从就是学了佛法,学了传统文化以后,尤其我了解宇宙人生真相以后,我首先帮我妈破迷开悟,天天跟我妈妈讲,挺善巧方便的。其实我吃素已经六年多了,但我吃素不是为了学佛,是身体不行。我真的一直感恩佛菩萨,我就觉得佛菩萨一直在我身边,我虽然看不见,但是他们肯定都一直在我身边。六年之前就因为我胆固醇特别高,医生说「你这么年轻,你怎么胆固醇八点三,你赶紧,给你开个单子,这些都不能吃了,回去拿去看看去,这些都不能吃。」我一看鸡鸭鱼肉,所有的我爱吃的东西都不能吃了,我说「这就是我的食谱,您不让我吃这些东西,那我就饿死了。」医生说「那你就吃吧。」我说「我要是再吃怎么办?」医生说「那你再吃的话,你现在血管已经都被堵住了,然后再吃就心梗,堵这就脑梗,现在年轻人得这种病的人很多,都年轻化了,二十几岁就走的很多。」给我吓坏了,那还是别吃了,为了活我怕死,我想别年轻轻的还心梗、脑梗死了。我就吃素,我吃素五、六年也没有感化我妈,因为吃着吃着就觉得吃素有很多好处了,为了身体,劝我妈妈也吃素,可她就不吃。

可是就到我学佛以后,二00八年底,二00九年。其实正式的、非常精进的学佛,是二00九年这一年,我首先帮着我妈妈,妈妈也挺配合我,因为我也挺能说的。就老拿我妈妈当听众,这边刚听完老法师讲经,我就回来跟我妈复述来了,就老跟她说,老跟她说。我妈去厨房做饭干嘛,我也跟着后面也在说,我要跟你分享分享,跟着她,说时间久了,我妈妈可能也听明白点了,也跟着我学,学得挺好的。现在妈妈平时在学佛法的同时,她还落实《弟子规》,就下午我跟大家分享,我妈妈落实得非常好,比我好,她现在是优秀的楼长,还是什么委员。她担任这种义务的工作,她还写这种小卡片,因为还有些不大讲公共卫生的人,我妈妈写温馨提示,我妈妈现在特有智慧,学了佛以后。贴在电梯里或者电梯旁边,在每个楼道口,上面写着温馨提示:敬爱的邻居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邻居谁谁叫什么什么名,美好的家园需要我们共同维护,请邻居们不要乱扔纸屑、垃圾。就是写这些话,写的话特别温馨,特别智慧,你们几零几的邻居谁谁谁给你们鞠躬了。每当看到我妈妈这样一点点小小的变化,我都无比的感恩佛菩萨。

妈妈现在不但自己不练华藏功,而且带着她以前那些功友,因为练华藏功的人特别多,也都参加我们沈阳传统文化论坛。沈阳传统文化论坛已经开了三届,这三届都有我妈妈那些功友在底下,而且要票,因为今天有罗老师,功德主也在底下,每次都要好几十张,五、六十张什么的,好多都是她的功友在底下听。记得第二届沈阳传统文化论坛,有一个她们练功的一个头头,还是一个沈阳的头头也在底下听,听了以后她在底下哭了四天,后来还在大会上跟我们分享了。她上台还跟我们分享她听这四天,还记了四天的笔记,她就忏悔,其实她哭这四天就是在忏悔。第四天的时候她给我妈妈打电话,在电话里都跪下了,那个已经是一个老人,都七十多岁了。她说太感恩你了,她特别感恩我妈妈,能让她参加这个传统文化论坛,能让她明白,她也知道她错了。还给我打电话,也无比的感恩我。我就觉得应该感恩我们的老祖宗,我们的古圣先贤,是他们的智慧,照亮了我们的心。

就像《了凡四训》当中说的,千年幽谷一盏明灯。我就经常给他们也讲讲《了凡四训》,咱们古圣先贤的这些教诲。他们经常围着我,我到沈阳,记得这一次第三届传统文化论坛结束,我们家所有的亲戚又围着我。我妈妈家的亲戚都在沈阳,我爸爸家的亲戚都在北京,反正我到那他们都围着我,让我讲传统文化,讲佛法。我现在真的学了佛以后,又开了这么一点点的小智慧以后,我就看大家的根机,有的人还在造恶,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就给他们讲儒家的东西,就讲重新认识传统文化,趋吉避凶,就讲这些东西。就从什么叫趋吉避凶开始讲起,趋向吉祥、避开凶险,他们听得特别的高兴。我一看领着孩子来的,那行我就讲德不配位,所有的这些传统文化的东西,我能知道的都得给讲一遍。他们也向我提问,我就跟他们说。我大姨家这边的人,基本上都在学习《弟子规》,传统文化,还有些亲戚都在跟我学佛,学得法喜充满,每天比我精进,佛号不断,佛经念得很好,磕头。而且我就告诉他们,那都是形式,主要是要从心上改,学佛就是改过的过程。如果您这一天躺那睡觉之前,觉得这一天还挺不错的,您白过了。老法师也经常跟我们说就是改过,学佛就是忏悔,我就跟他们分享这些。然后在我的感召下,可能是我的心挺诚的,我虽然没什么智慧,我就是心特别诚。给他们感召的,现在家里大多数人都吃素了,特别多人都跟我都吃素。反正爸爸家这边亲戚,学法轮功的那些人现在都吃素、学佛、念佛。妈妈家这边亲戚一半吃素、学佛、念佛,其它那些人在学习传统文化,落实得也特别好,特别欣慰。

经常的,我现在就是应机,也在帮助我们圈里人也学佛,我怎么去?因为他们经常叫我去吃饭,我不拒绝我就去,我去了到那一坐,他们就问我,因为我现在确实是比以前漂亮,而且比以前皮肤各方面都好。他们老来请教我,因为我们圈里人都爱美,还有做生意的人、有钱的人都愿意美。「你这皮肤怎么这么好?抹什么化妆品了?你吃什么了?」我说「我什么都没吃,我是草食动物,我天天就吃点青菜豆腐什么的,我特别好,愈吃愈好,我都吃了六年了,我皮肤一天比一天好。」我就天天跟他们说这个。就在我来这之前,他们也请过我一次,有一、二十个朋友,一个特别大的大桌子,我一进到饭店大包房,他们就开始给我,因为有五、六年前认识我的人,就在那一惊一乍的说,「你变化太大了,你怎么愈来愈年轻了?你怎么愈来愈什么。」我想人家问那我就说,人家不问我不说,问了我就说,我说「我吃素了,我这几年吃素吃得特别好,身体特别健康,从来不得病,连感冒都不得,而且化妆品也不擦了。」

以前一到香港,我记得我已经都不知道来多少次,来香港次数太多了。在一年之前来香港,我都是购物狂,那化妆品一买上万都是小数目,去斑的、美白的,这个、那个的一大兜子,买了有时候都用不完,因为要过期,两年就过期了,就特别浪费。我说我这次来什么也没买,什么都没买。那他们就在那跟我说,有人请教我,我现在那个兜子里面都是法宝兜,就是成天装的「名称删除」,《弟子规》,包老装着这些,随时随地的,我一看有感兴趣的,或者人家根机善根好一点的,我就发人家去看,就给人家。人家说「你怎么给他,不给我?」我说马上给你,你写个地址,给我留个地址,全给我留地址,回头我就去寄给他们。我那个包里经常就装这些法宝,有的时候我故意去打车去,打车跟出租车司机特别好,因为我现在学了传统文化以后态度也特别好,每次上车人家都特别喜欢我。经常「你怎么这么眼熟?你是不是电视台的什么主持人?谁谁谁。」我就知道他们就认错,因为圈里人好多都是长的大眼睛高鼻梁的,人都差不多。我就知道他们认错,特别高兴的跟我在说半天,你们电视台我认识谁谁谁,怎么怎么的说了半天,我说对。

我也有点善巧方便,机会教育来了,他就给我诉苦,他有多苦,开车这个、那个。我就告诉他,我说你知道吗?我都教过很多人,念阿弥陀佛就不苦了,你不信试试,反正也一分钱不花。我就用这个方法已经我都数不过来了,那些出租车司机反正都挺听我话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人缘挺好的。他们说真的?我说「你试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要不然看看这个。」「这是你们电视台发的。」我说「对,就剩这一本了。」「就剩这一本你都给我了?」我说「人家说这有缘人,可能跟你有缘。」「那太谢谢您了。」特别高兴然后拿去放着,「那念阿弥陀佛真是管用?」我说「你念念试试,你赚的钱都比别人多,你念阿弥陀佛,真的,你的车也不会出事了,不信你念几个月下来,你试试。」他们说好好好,每次都是。所以我觉得机会挺多的,对我来说,因为现在我没有那么大的机缘,像老法师一样去度众生或什么的,但我就是帮眼前的人。因为学了佛以后,我就把家里的人现在全部,我还挺欣慰的,好像没有漏网之鱼,我现在想一想家里的人好像都没有了。现在就剩下那些远亲们了,更远了。

我记得胡老师跟我们说过,你像投一块石头,你最亲近的亲人,就是爸爸妈妈、丈夫什么,然后再往远分。你先把你家里人要帮助了,然后再慢慢慢慢帮助其它人,你自己还没帮助,家里人还没得度,还在苦海里,您就说去度众生去了,我觉得无有是处,我们先从孝做起。所以范围就这样子一点一点扩大的,也要有点小小的智慧,我在剧组里也是,现在已经帮助了很多人学佛。我每次在剧组,我觉得没有一个地方不是道场,因为老法师说过,有讲经说法的地方那就是道场。我们每次拍戏这个休息室,演员的休息室,我觉得就是我的道场。因为经常有人向我请教美容的问题,我觉得挺好的,我觉得当演员也挺好的,长得稍微好看点,人也挺羡慕的,老向你来请教这,请教那的,我就让他们念佛。

记得上次拍一个戏,我从来不拉信徒,因为我深信老法师这句话,我们自性之外没有另外一个人,我们的自性变现的就是这依报。所以我知道所有的宗教都是一家,所有的法门也都是一家,是一不是二。我从来不劝人家一定要学净土法门,我上一个戏的那女主角,她是学藏密的就是念咒什么的,但是她也有个好处,她平时也念阿弥陀佛。后来我跟她一个剧组处下来,因为我没有劝过她,我天天赞叹她,我用我的行动,就是我这个人比较能容人,别人欺负我什么的,我学佛以来,以前不能。现在学佛以来我就是能忍,而且我现在也觉得不叫什么忍了,其它人都来欺负我,经常有这种事。去年有一部戏,他们临时换了一个女主角,那个女主角是导演选的,我是制片人让我过去的,是老板叫我过去的,我在那剧组里特别孤立。导演就看我成眼中钉,全剧组人又是导演拉过去的人,他们可能为了拍拍导演马屁,所以对我都特别的不好。我觉得没什么,反正我相信佛说的话,「依报随着正报转」。他们都是我的依报。我就告诉我的小助理,我说「妹妹,你看着吧,姊姊十五天就能把他们转化过来。」我妹妹不相信,因为那个时候形势特别的严峻,所有人都对我特别不好。

我一到现场,导演经常让我拍很多遍,因为我又是女一号,就特别没面子。但他愈对我不好,我愈对他好,我是那个特别真诚的,每次他无理由的让我重新拍的时候,我就特别真诚的跑到监视器旁边,我从来不喊。因为导演是抱着小监视器在另外一个房间,我就主动的跑过去跟导演请教,为什么让我重新再拍一下?我应该注意哪里?就特别真诚。他让我拍十条,我也是这样很真诚的去,而且我还想办法,导演能不能这样来一个,或者是那样来一下。他看到了我的心,因为副导演是他的爱人,是他的妻子。我记着不到一个星期,有一天她的妻子,就是副导演把我拉到边上说,「冲冲,你知道吗?导演说傅冲这孩子真好,又聪明又懂事,好像制片人换得还挺对的。」我听到以后还挺欣慰的,我觉得这就是佛法的力量,导演对我一好,全剧组的人对我都好了,其实在这之前,剧组的人已经对我很好了。因为我是没有什么太大分别心的,我是对司机和推轨道的小工和制片人,我是一视同仁的,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对推轨道的小工还会好。那制片人我可能敬而远之,您好,点个头就过去,没有什么事就不说话。但我反到对底下的人特别亲切,所以我人缘很好,他们底下的人对我的,那一个星期观点已经转变过来了。导演这么对我一转变过来,全组的人就对我特别好,整个和一个星期之前是翻天覆地。

后来我那小妹妹跟我说,「姊姊,你说是半个月时间,可是用了一个星期就转过来了。」我说「你知道吗?这就是佛法的力量,因为佛陀教我们智慧,姊姊就学了这么一点点智慧,我很笨,我就用这点笨招,我就坚信依报随着正报转。」我说傅冲的自性之外没有另外一个傅冲,那他们早晚得好,反正我就是真诚,就真诚,你们愈不真诚,我愈真诚。我每次做这种实验都成功。所以我也特别想跟所有的同修分享,也想跟电视机前修学佛法的同修分享,我修学的一些体悟。真的是我经常拿佛法来做实验,也挺不好的,但每次都是佛菩萨说的都是对的,真的。只要按佛菩萨说的去做一定得到利益,而且那个剧组被我度了很多人。因为我是念佛的,我是学净土法门的,我没学佛之前,我老请他们大吃大喝什么的,像我现在就送他们光盘。因为女主角结束的时候都要送给大家点礼物,有五十个人还是八十个人,反正我就一人送一套光盘。他们看我还挺好,以后有很多人也愿意跟我学,看了光盘以后,都有主动打电话给我的,向我请教。

就像我刚刚说的例子,我和学密的女主角她就跟我分享。她就说「傅冲,我学佛学了九年了,没有跟你在一起这几天,我的长进快,我以前都不懂,我都没有听过你说的这些道理,这些佛法。」我说「其实我也不懂,我也是一个初学者,我就是听老法师讲经,就明白了这么一点点,如果你要有兴趣的话,你也听一听。」她也经常问我,「为什么选择净土?」我说我特别赞叹学其它法门的,尤其是学密的,因为老法师说那都是上根利智的人学的,就像在学校里面,你们都是博士班的学生,我的根性特别差。老法师说他自己是中下根器的人,老法师都说这样的,我连入流都入不了,就我这样的我自己一看,我也不是那上上根,也不是六祖惠能,也不是释迦牟尼佛那根器,也不是锅漏匠,又不老实。就我这样我只能靠佛力,这个法门是二力法门,有佛菩萨的力量加持。所以我这个人特别笨,而且妄念特别多,贪瞋痴慢又重,我很难断业,我念阿弥陀佛都压不住我的妄念,所以我只能选择这个法门都不一定能行,我要选择别的那肯定是三恶道去了。我就这样跟人家分享。我说特别赞叹你们,真的随喜功德,老是随喜。

我真的没有劝过这个演员,我也给她一些盘片看,老法师的盘片我都给她。后来她那天给我打电话,她说她要一箱子「名称删除」去发别人。她就跟我说「她现在也念佛,也听老法师的经教盘片,她以后学净土。」我说「你不用改你的法门,我们都是一样的,佛说的所有法门都一样。」她说「我觉得你说你还没入流,我看了老法师盘片以后特别惭愧,你说老法师说过他是中下根器的,你还连下下根器都算不上,那我跟你差十万八千里了,那我不念佛我还等着什么。」我就觉得还是她的机缘成熟了,这些人她的善根福报都够了,所以她们自己就要念佛了,学得特别好,经常给我打电话分享她们学佛的体悟,天天说法喜充满得不行了,我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我们圈里人,现在跟我学佛的人挺多的,而且都是那种学得特别的精进,我觉得都在我之上,因为我现在老是出去讲传统文化论坛。我上个月都没怎么听老法师讲经,因为实在没时间,我一出去讲论坛都是十几天半个月的,没办法听经。所以我就觉得,他们学得都比我好了。这是我特别欣慰的,我就是随缘,就像佛说的咱们就机会教育。机会来了咱们就去帮一把,没有机会咱们不攀缘,因为攀缘给人家增加烦恼。

我在剧组也是从来不给人家增加烦恼,我也不跟人家说我是吃素的,因为一说吃素的,人家特意要去给你准备,特别麻烦。而且在外景地,那个盒饭也挺难准备的,现给你去炒,因为你又是女主角女一号,还得照顾你。所以经常就是他们有些领导请我们吃饭,鸡鸭鱼肉摆了满桌。我这一看我的妈,人家就特别热情,咱们都能想象得到,我以前没吃素之前,也是这样给人家夹。我这一满盘全是,我说怎么办?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了,我就把它吃了。我怎么想的?其实我都吃素六年多,都快七年,我闻到这些荤腥我特别恶心,而且我吃下去也挺反胃的,有一种下意识的就要反。但是我有的时候嚼几口就把它全咽下去了,我觉得我吃了牠们以后,我要给牠们念佛回向。牠们可能无量劫来,反正被别人吃也是吃,我虽然没什么德行,也不是佛,也不是菩萨。但是我能给牠们念佛,给牠们回向,反正一句佛号就能利益牠们,我信佛,我特别相信佛菩萨说的话。所以有的时候每个菜我就吃一点点,就每个荤菜我有时候还吃一点点,我也不跟他们说我是吃素的。因为我以前犯过这个毛病,我说我是吃素的或者什么的,人家就这没得点,我就觉得给人家会增加很多烦恼。不是菩萨所在之处令一切众生生欢喜吗?我老给他们增加烦恼,我以前老犯这种毛病,老给人增加烦恼。后来我就懂了,最近这一段我拍戏或者到哪去,我都不给人增加烦恼,随便。

有的时候人家让我喝点酒,但是我知道我是什么量,我就跟人家也意思意思也喝一点。我觉得这不算犯戒,老法师说过这酒不是犯戒,是遮戒,而且我恒顺他。但是我知道我那个量是多少,我能喝一两我肯定就抿一点点,我有半斤的量我就喝一两,我让人家欢喜。别人劝得我都不行了,因为就是跟那个女朋友她是学佛的,人家劝她都不行了,特别热情到人家那个地方,死不喝、死不喝,弄得最后特别尴尬,我没办法,我也替她喝了。她说我犯戒了,我说没办法,跟她说不通。我学佛这么一点点的小小的体会,也供养给大家,我自己想佛让我们放下妄想分别执着。佛法,老法师说都是一剂药,药就是吃药还三分毒,也是一剂毒药,那没办法。我们无量劫以来就有执着这毛病,那怎么办?不是执着这个,就是执着那个,总得执着一个,那就先执着阿弥陀佛。这佛法是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以后,您就把这药得扔了,您不能老抱着它。

所以,我懂得这个道理了,我就想就别执着了,既然我不是故意要吃众生解馋,也不是说特那什么的话,有的时候我就恒顺一下。但我都不知道对不对?我在这里也挺想请教老法师这个问题的。因为我经常就是出去跟人家这样吃饭,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因为「佛学答问」里面,老法师没有说过吃众生肉这个事。我听了好多,都没有跟大家说过这个,我自己就这么做了,我自己就是每个肉菜自己都夹一点就吃了。我相信那些众生应该挺欢喜的,反正被他们吃了也白吃了,被我吃了我使劲念佛。而且我们家里现在二十四小时放《地藏经》,老法师讲的《地藏经》,就拿一间房间专门供养这些无形的众生,放《地藏经》、《十善业道经》,还有给他们放老法师讲的「三皈五戒」。我经常和家人做三时系念法会,因为那个时候悟道师在海岛金山寺做三时系念。我一有空就组织家里人做三时系念。

我们家整个那书房,贴的全是牌位,所有的能贴的都贴。我们家邻居的狗死了,我都给贴一个牌位,我还去给狗开示去,他们都看着我特别惊讶。因为我以前对动物从来不感兴趣的,那个狗那么大、那么黑特吓人,平时我一开电梯就窜出来,经常是吓得一跳一跳的。但是那天我们家邻居来说,「我儿子要死什么的。」「你儿子要死了?」我吓坏了。他说「我的咪咪。」我就知道是他的狗,「这怎么办?这我的儿子,我的儿。」我看他真的比死他真儿子还痛苦,我说「那怎么办?去看看去。」看了以后觉得特别可怜,跟人一样的,那么大一条狗趴在那,得尿毒症了奄奄一息。我就给牠开示,我就给狗开示,我相信牠能听的懂,我就告诉牠,「咱们无量劫来,就在这六道里轮回,你造了不善业,杀业太重你堕了狗身,堕到畜生道里,堕了这么个狗身,你今生遇见我,给你念阿弥陀佛来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我就跟狗叨咕叨咕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他们所有人就在那边上笑,好多人来看笑话,我也不管我就给狗开示。

但我觉得牠能听懂,因为牠那眼睛,牠多少天没有吃饭,然后牠一直这样瞪着大眼睛看着我,我觉得能听懂。我就拿阿弥陀佛像教给他们家里人,给牠看,让你们家咪咪一直看着他,一直告诉牠。然后给他念佛机,二十四小时佛号不断。后来这个狗走了,是听着佛号走的,反正牠临终的时候都是看着佛像的。我一直跟牠说要跟着他走,跟着阿弥陀佛走,你再也不要受罪。我就一直跟牠开示,我相信牠如果不往生西方极力世界,也会去个好地,不会再堕三恶道,因为牠真的很有福气。我也帮猫开示过,因为我有了第一次经验以后,我就给小动物去开示这些,给人家念经,让他们全家人念二十一部《地藏经》,回向给他们的狗。通过他那个儿子狗就把他们家一家子,我们家邻居也全度了,现在也天天念《地藏经》。因为念《地藏经》这个因缘,可能也得到佛力加持,我就再给他们盘片,再适时的讲一些浅显的佛法给他们,反正他们一家子人现在也学佛了,起码现在天天都在念《地藏经》,这是我知道。

所以我觉得,我的学佛的因缘真的非常的殊胜,而且一直是蒙佛菩萨的加持,我真的有感觉。虽然学佛一年多,就是有佛力加持,我就觉得挺法喜充满的。但是我身上业障习气特别重,我自己知道,属于那种像嘉莉姊说的劳改犯,我也是属于那种劳改犯。但我就是信愿行特别的坚定,我今生一定要去成佛、成菩萨,一定就是要跟着阿弥陀佛。而且我就想象老法师说的,我今生就要转业力身为愿力身,因为我的业力特别大,业障特别深重,但我愿力一定要大于我这个业力。当下我们就转业,我也不执着,学了佛以后就扔下工作,什么都扔下了。我觉得你学佛你明白了,你现在跳出苦海,你这一回头,一看还那么多人在苦海里面待着,你能不去拉把手吗?所以这个影视业我还要一直的做下去,我能帮一个帮一个,我能帮两帮两,除了帮助我这些影迷以外,他们有机缘就帮助他们学习佛法。因为已经有很多人下午已经汇报过了,好几百影迷跟我学《弟子规》,学得也特别好,我觉得我的担子真的挺重的。但是我现在还一身轻松,因为有佛菩萨,阿弥陀佛是我们老板,我们怕谁。

所以嘉莉姊这两天经常跟我说,「妹妹,咱们一定要坚守好咱们影视界的这块阵地,不能觉悟一个就走了一个,再觉悟一个再走了一个,那谁管?不行,咱们把这块地盘占好。」因为现在她儿子也考上导演系了,我说「那起码儿子考上导演系,以后又出来了一个好的导演。」因为她说了,儿子以后肯定拍这种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拍这种伦理道德、因果的片子。我说太好了,我们影视圈,现在愈来愈多这样子,学习正法的演员、导演,还有制片人,像我今天下午分享的一样,我们影视界的春天到来了。而且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春天也到来了,我坚信,因为我坚信我们国家领导人都是佛菩萨,你看他们提的八荣八耻,那就是佛菩萨。我特别感恩我是个中国人,一年之前,没学佛之前我生不起任何的感恩心,我现在无比的自豪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子民。而且我的老祖宗这么的有智慧,我做为他们的子孙,一定要把老祖宗的文化传承下去,儒释道都要传承下去,为大家做个好样子,在影视圈里也做个好样子。无论到哪里都给大家做一个好的样子,也希望佛菩萨加持我。谢谢大家,我今天学佛因缘的故事,就给大家讲到这里。感恩上净下空老法师,也感恩各位大德老师的聆听。阿弥陀佛。


-------------------------------------------------------

易德轩大师网上线:【找大师网】

声明: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易德轩观点,你有什么看法,可以到社区发帖交流热议:【问答热议】

·上一篇风水文章:佛陀讲述大肚弥勒佛成佛的故事
·下一篇风水文章: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相关文章

养生小知识 易德轩网
养生 易德轩网
易德轩商城 周易视频/直播
易心灵聊天室 开运测算
风水装修设计 风水同城大师
帮助中心 | 分类导航 | 网站地图 
易德轩网 2006-2019 版权所有 (鲁ICP备2000511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