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谚语 品味人生 人生命运 五行养生 能量保健 心理健康
您的位置 >> 易德轩首页 >> 养生 >> 能量保健 >> 史纯印老人的忍辱禅定
史纯印老人的忍辱禅定
责任编辑:(易德轩小编) 来源:(养生专题文章) 浏览次数:次 更新日期:2019年8月4日 >> 进入社区

史纯印

忍辱是精进的基础,精进是忍辱的升华。纯印老人二女刘桂芝说:“我妈心可宽了,一生从来不会恼怒人、记恨人、嫉妒人,没说过一句狠话。她常向子女讲‘宁吃过头饭,不说过头话’;‘鼻子底下一横填不满,封不住’;‘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老人妯娌因公婆不愿去己家轮饭愿与纯印一起生活,隔着矮墙站在窗外骂她三天三夜,她坐在炕上一声不吱,好像没听见似的,心平气和地绣枕头花。前房的儿女气得火上房,欲出去辩理,她将门闩上,不让出屋:“小婶再不讲理,也是长辈,以下犯上,失去人格了。再说她骂你们准得听?不听不就好了吗。世间本来无烦恼,烦恼全是自己找,凡事不走心,就没有烦恼。你们活不干,光生气听人家骂,不是自己找吗?”

三女犟嘴说:“烂嘴婶娘大声嚎气不停嘴骂了好几天,多难听!怎么能听不见呢?全庄谁不知她是烂嘴婆娘。”

“个人的德行自己修,你们偏听她骂人干啥?咱家没米下锅,她也周济过咱们,多想人家好处,气就平和了,忍一忍,百事了,天下就太平了。”

老人的子女在外被人打了、骂了,回家向老人诉冤,想让她给出出气,别想!她总是哄着说:“吃点亏,让人家打几下怕啥,都是一般大的孩子,没有隔夜怨,睡觉起来全忘了,还是珍姐、红妹的在一起玩。”说得子女噗嗤一笑,气全消了。

老人的三子(亲生)从小就非常孝顺、听话,不和别人打架,但性格非常倔犟,不见事实不认帐,老人称他犟牛。同院的房东姓张,两股守一子,仗家里有钱有势,要月亮不敢给星星地对此子娇生惯养,十来岁便打爹骂娘花钱如流水。一天,张孩买一大把糖果扬在地上,大喊“谁拣给谁”!孩子们爬在地上抢糖,张孩见状拍手哈哈大笑,唯有老人的三子心生厌恶感,依在墙角不动。张孩瞪着眼睛对他说:“穷酸样!你今天非爬在地上拣一块不可。”说罢一扬手又扔出几块糖。三子仍然不动,张孩拣起一块砖头猛然砸在他的额角上,鲜血直流。老人对此事不但不怒,还安慰三子说:“这是你的灾星,过去就完事了!”边说边找出牙粉、布条给三子包扎。三子让妈妈去找张家评理。老人笑笑说:“这点小事算什么。”三子很不服气地说:“你怕人家有钱有势,不敢找人家吧!”老人说:“风水轮流转,惯子即害子。家大业也大,最终有业无家,有几人能看破这个理?”果然四六年土改时,张家家破人亡,老哥俩被活活打死,富有的家当一昼夜一贫如洗,张子也在不到二十岁时就夭亡了。

老人三子二十四岁,被提拔任某单位的团委书记,老人借机开导说:“人的性情是磨练出来的,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一忍,天大的事儿也就过去了。如何才算忍呢?比如你在街上走,对面来个人无缘无故打你几个嘴巴,这时你不但不发怒,还要笑一笑,向打你的人征求自己的过错,因为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不是前世因就是现世因。”老人还讲了“张良拾靴”、“韩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还说:“文人最大的通病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能忍辱可不是简单的事儿,古人有句话,‘士可杀而不可辱’,可见能忍辱的人非圣即贤,太少了!”

“犟牛”听后很不服气,事后一想老人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人无缘无故被打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误认冤家对头;二是醉汉,此种人理智不清,无理可讲。人若被疯狗咬一口,难道还要咬狗一口吗?况且佛门讲三世因果,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若追溯前世必有其因,怎奈众生流转生死无法知尔。

老人常教导子女和邻居诸人:“万事忍为先,吃亏是圣贤,有德人不怕吃亏,好占便宜的人是傻子,是无德无福的糊涂人。能忍让人,心不亏理,啥时侯都心安理得,坦坦平平过一生,灾祸不会降到你头上。”

在关内时,有一天从南方来了一位拉骆驼的相面先生,在刘家门前给人看相,纯印拗不过子女纠缠,攥着三女的小手,站在院内看热闹,相面先生为了显示自己的本领,招呼纯印说:“我奉送这位大嫂一面,你身旁的女孩不是你的亲生女,你耳大面薄,面色白里透黄,没有子女之份,今世不但穷苦,最大时寿不会超过三十九岁。”

纯印在庄里人缘非常好,经相面先生这一说,大家都吃了一惊。前房的四个孩子,一听妈妈寿命快没了,围上来有的拉着手有的抱着妈妈的腿鼻涕眼泪地哭叫:“妈妈你不能死啊!你若死了,我们怎么办哪!”庄里人见刘家四儿女与继母的感情胜过亲娘,也无不陪着流泪。纯印笑呵呵地抚摸着前房儿女面颊,俯身亲一下五岁的三女儿说:“他说妈妈短寿,妈妈就短寿了?心善寿亦转,人只要一生积福行善,可活百年。”说着她掏出身上唯一的一个大铜子儿(硬币),让孩子塞给相面先生。为此事,小叔媳又隔墙骂她好几天。什么“短命鬼”、“穷相”、“大耳婆娘”、“穷摆阔气”……

事情刚刚平息,一天见小叔媳的六岁儿子爬墙头,非常危险,她急忙将孩子抱下来:“来,大娘抱抱,往后可不能上墙玩,小胳膊小腿摔坏了可了不得。”小婶本来还没消气,气呼呼地接过孩子,骂她多管闲事:“孩子摔死我愿意,再生一个!你想生还没有这个德性呢(相面先生说她面上无子女)!你一身霉气往后不准碰我孩子!”她不但不生气,反倒开心一笑了之。

经云:“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大力人。”看一个人是不是强而有力,是否能有作为、有成就,就看他的忍辱功夫即可知晓。忍辱亦称忍力,即忍辱的力量,一个容忍的人,他干任何事业、修任何法门,必能得到最后的成功。

忍辱是菩萨六度之一。菩萨修忍辱行,能度脱嗔恚之心。古德讲:“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佛说:“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学佛人一定要紧紧把住嗔恨的业障门,要像对待火灾那样,全力扑灭,用最大的忍力,控制嗔心的妄动和放纵,若任凭嗔心发泄,必失去理性的约束和佛菩萨的加持。在无明罪恶的魔境中,如痴如狂、如醉如盲地恶性发作。嗔心是恶魔,嗔心是地狱境,佛弟子绝对不能容忍嗔心的存在,要以定力治服嗔恨心。

忍辱法门归结有五方面:

第一,生忍。每当被辱境到来之时,无法回避,无法抵抗,只好坚强起来,把它忍耐下去。但是心里感到烦恼,难以忍受,很是痛苦。

第二,力忍。对于辱境到来,不与它计较,用最大力量,退一步、让三分,把它压下去。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心念佛名号,借佛号的威力,把忿恨之心缓解、安定下来,犹如以石压草。日常最好佛号不断,因佛号若断则嗔心易起。

第三,缘忍。当辱境现前,以智慧回光返照,修因缘观。回想为什么自己无故受辱、挨打、挨骂,必有前因方生今日之果。若无缘无故受侮辱,大都是前世因缘感招的恶果,今生随业受报。若能作受报想,作还债想,心中自然就将难忍受的辱境逆来顺受了、心甘情愿不生嗔恨心了。

第四,观忍。当辱境发生,用空观智慧来照察了知身心世界,一切诸法本来无我可得,我既然是无有的,哪里还有什么我被侮辱以及所辱的境界呢?这就是能空的我相与所空的辱境,二者既然完全是空的,所以中间的辱相,当然也是不可得的。这样观空,万恶的嗔恚心就无处发生了。

第五,慈忍。菩萨每逢辱境到来时,不但不生嗔恨心,反而发大慈悲心,哀怜悯念:“此人实在愚痴可怜,无理取闹,妄生枝节。现在对我毁辱,我能忍受以德报怨。如果对待别人任意毁辱,定受果报,种下被人毁辱的恶因。更严重的甚至发生人命伤残,受到法律制裁,将来亦遭因果报应。”因此菩萨兴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方便教化,令他觉悟过来,知过必改,断恶修善重新作人。

缘忍、观忍和慈忍又统称为理忍。

菩萨修行发菩提心,一定要经过三难妙行的大关。

一、难行能行。人们做不到的难事,菩萨能做到。

二、难舍能舍。人们舍不得的生命、钱财,菩萨能舍得。

三、难忍能忍。人们忍受不了的逆境、恶缘,菩萨能忍受。《无量寿经》讲“清净如水,忍辱如地”。当受到外界的羞辱时,内心却能像大地一样安然承受。心不被外境所动,这需要很深的定功和心净如水的智慧。万事成功于忍。真的学佛人若能将逆境恶缘看作是诸佛菩萨化身成就我们忍辱波罗蜜的,让我们从凡夫直入佛地,通过身边的人示现善恶因缘来磨练我们的嗔心,以成就我们的道业。若能如此想,感恩尚恐不及,何来怨恨!古德讲“转烦恼成菩提,化火汤为清凉”即为此意。

纯印老人推己与人的菩萨精神,无不以众生为本,但愿有缘众生,能以她为榜样,乘纯印法船,在难得的人身、难生的中土、难闻的佛法均得之际,修学佛法,觉悟人生,明了宇宙人生事实真相,舍假求真,一心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蒙佛接引回故乡,了脱轮回之苦。

境缘无善恶,得失在自心。

理事本无碍,觉性化六尘。

弥勒菩萨忍辱偈:

老拙穿袖袄,淡饭腹中饱。

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自说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凭它自干了。

我也省力气,他也没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

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纯印老人示现的忍辱,亦将道业精进、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的精进,在忍辱中成就了。

外不着境界相为禅,内遇人事物不起心、不动念、不攀缘为定。

老人一生能觉悟自心——自悟自证本具的妙明真心,这是大乘菩萨之正道。佛在自心作,法在自身行。用攀缘心信佛、学佛,到处跑庙、赶道场与修净心不相应,不是真正的菩萨道。纯印老人,通达常住真心之妙理,心无攀缘,心不受外境所左右。她说:“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此即修行之法。老人心中有佛,佛在心中修,佛在心中证,不在心外境缘相上妄追求,这恰恰与达摩祖师“佛道修行在心中”一脉相承,同是传佛法灯。此乃修行能否入道的指路明灯,当下即为末法学佛人指明修行之路。

老人一生所示现的成佛之道,系自悟自修自证本具的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的佛心:待人接物不用缘心用真心;对人、事、物随缘不攀缘;心能顺其自然不随境转;顺逆境没有喜怒忧思悲恐惊——空却了凡心即佛心,行住坐卧无不在定中。这是当代众生千载难逢的奇缘,是千百年难得的好老师,是明心见性的好榜样,是修行的指路航灯。

纯印心地清净,极善闹中入定。

伪满时纯印的丈夫刘振先因酒精中毒,双目失明。其长子进祥听人说某大神法力大能治人眼疾,回家向母亲(纯印)说明此事。纯印说:“他贪酒造的业,大神怎么能治好?这叫自己造业,自己受罪。”丈夫振先大发雷霆,坚持让儿子请大神来家为他治眼病。次日大神、二大神来家“搬杆子”,即让振先坐在炕沿上,头顶蒙一块大黄布,神汉全身披挂,穿着五颜六色的法衣,腰系缀满铃铛的法物,稍一摆动哗啦哗啦地响,大神、二大神手中各持一面扁平皮鼓,鼓架上串起许多枚铜钱,一面摆动腰臀,一面敲打摇动皮鼓,口中还咧咧地哼唱着欲请的仙家,鼓声、铃声、人声震耳欲聋,不一会儿,振先被喧闹声所染,浑身颤抖大哭大叫,癔语频频难于忍受,大神说是仙家附体,眼睛马上就要见光了,点燃一支蜡烛在振先眼前晃动问他是否见到光亮了,振先除大声哭叫外毫无反映。纯印不屑他们的举动向大神说:“他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我来替他请神可以吗?”大神一想一个瘦小的小脚老太太,更经不起他们的法力了,“行!”两个神汉遂将纯印用黄布蒙上头脸,在她的耳边敲鼓、摇铃、哼哼咧咧闹个不停,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大神累得浑身是汗,见纯印无声无息,以为震昏死过去了,揭开盖头一看:老人面色红润、气息正常早已安然入定……大神无奈一走了之。

老人二女桂芝说,在关里家时,父亲在关外有时一分钱也不往家捎,吃上顿无下顿,有时晚饭无米下锅,妈到左邻右舍借米,端着空瓢回来,脸上一丝愁的样子没有。太阳还老高,把我们姐弟都喊回来,将窗户遮得严严实实,放下铺盖,让我们躺下,她给讲故事。讲的大都是二十四孝和古代圣人的故事,不知妈讲了多少遍了,因她善于引经据典,我们还是愿意听,精神一集中,肚子咕咕叫也就差了,听着听着都睡着了。第二天妈再当些从娘家带来的金银手饰,换些米维持生活。

纯印老人的丈夫振先去世时,她才四十多岁,按理说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摇钱树,儿女又都小,不知该怎样的痛苦悲伤,但纯印却若无其事,她向悲痛欲绝的长子进祥说:“悲痛是没有用处的,人哪有不死的,生死就像换衣服似的,脱了一件换另一件,换来换去,一件不如一件……有来吊丧的你就接待吧!”交待完她一如继往坐在炕头上闭目“睡着”了。大儿媳潘庆芬(现已往生)每当回忆此事,总是说:“婆婆就好像没心没肺是的,哪有丈夫死了,一滴眼泪不掉的。”

老人三子(犟牛、亲生)八岁时(伪满),有一天放学,雷鸣闪电大雨倾盆,回家路上有一电线杆拉线与稻米所的马力电接触,将其电倒,七窍出血,大小便失禁。同学跑家报信,老人大儿媳潘庆芬正在切菜,闻讯吓得菜刀落在地上,急忙跑出去找人。纯印得知此信,不惊不怖,从容上炕坐睡,老三被众人抬回家时,脸如黄纸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活孩子,除心口窝稍有一点点微动及鼻翼有极小的微动外,简直就是个死孩子。两哥哥、嫂子嚎啕大哭,加上院内涌进四五十人吵吵嚷嚷看热闹,亦未能使老人惊醒。三、四个小时过后,纯印不慌不忙下地,到外屋揭开被单,看一眼犹如死孩的三子说:“被电过的,又没有啥病,不用请大夫,缓一缓过个四、五天,若不该死就活过来了。”她还劝家人说:“用不着哭哭啼啼的,人还没断气,哭个啥劲儿!你们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我来看着他。”每天昼夜全是她一人守候在三子犟牛的身旁(照样打坐)。第五天的夜里三子方发出痛苦的呻吟,以后三个多月一直不能下地走路。

犟牛十一岁时,突然全身水肿,肚子像鼓似的,眼睛肿的只有一条细缝。大哥为他请了好几位大夫,吃了好多药,都无济于事,甚至谷草都准备下了。中医大夫说:“三肿三消予备铁锹,这个孩子神医来也治不好了。”后听说距海龙六、七十里地朝阳镇有一位专治肿病的大夫,大哥要求人用担架把三弟抬去。老人说啥也不让,她说:“大夫治病治不了命,该死活不了,该活死不了。你们别看他这样,他死不了,有缓,吃药白费,不用吃药慢慢他也能好。”日常不管老三如何呻吟,扔下他在屋内,她到邻居家有说有笑串门去了,一天除了三次喂几匙水外,根本不理儿子的死活,照样打坐,无论三子怎么招呼“妈妈”她理都不理。老三一直病了一个多月,没吃药慢慢好了。

一九五一年发大水、洪水溢到海龙街里。马路上的水没腰深,老三与同学在马路上的水里趟水玩,突然来一阵大旋风,将老三刮走了,同学回家报信,邻居、哥嫂都跑出来四处寻找,不见踪影,回家一看老人坐在炕头睡着了,家人都知道,老人若坐着睡觉任何人也招呼不醒。众人干着急又有啥办法呢?人叫风刮走了,到哪去找呢?三个小时后,老人醒了。告诉她老三丢了,她听后不慌不忙,不惊不恐地说:“你们别着急,他死不了,明天自己就回来了。”原来老三被大风刮到河的正流,顺水冲出八里多地到了奶子山的脚下,那儿有一株倾斜的碗口粗的松树,洪水恰好没过松树,老三身体被此树挂住,水波渐渐将他冲到坡岸上。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苏醒过来,吐了许多黄水,头好橡炸开似的疼痛,他镇静一会儿,看看山形,知道是自己常来抓蝈蝈的奶子山,遂蹒跚而归。当时除老人一切如常外,其他人都沉浸在悲切之中。老三一敲门,在炕头打坐的老人说:“开门去吧,老三回来了!”

不知何故,老人对亲生子“犟牛”的死活从来不挂在心上,而对那些陌生人却非常慈悲,犟牛的大嫂每当提起此事,无不声泪俱下地说:“老人家不知为何,对老三太狠心了,哪有母亲不管亲生儿子死活的?哪怕她拿出对待别人的一分也行啊。唉,她对老三一点儿好处没有,太冷酷了!”

六十年代其长子进祥去世,八十年代其三女桂珍去世,七十年代与她一起生活的儿媳去世。亲人去世,家人都痛哭,唯她不理不睬像没事似的。

纯印老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外不住相,内不动念”。家中的儿女都称她“没有心肝”。老人空却了凡心即佛心,水清明月现,真心自现前。恰如佛在《金刚果论》中告文殊师利菩萨那样:“若是明心见性之人,常闻自己心佛,时时说法,时时度众生,时时现神通,时时作佛事。”

老人虽然认字不多,记忆力特佳,二十多岁时由于陪伴小弟读私塾,故对古文古诗颇有造诣,出口成章。虽没读过经论,日常所讲的与世间相反的话,无不是佛法。老人家“二六时中常在定,自然自性真心显,六根门头放光明,照天照地度众生”。般若由定的清净心而生,老人的言谈不即经教,不离经教,言简义深,以佛知见,破迷开悟,超世稀有,实万劫难逢的出世法宝。

正如老人走后第五天的夜里度化“犟牛”时讲:“纯印即一切如来,一切如来皆纯印,勿执著史(释)纯印老人家一个人。”由此可知:有缘众生得见闻,是得正法见如来,利根见了能开悟,钝根修行能解脱。

禅定是般若的基础,般若是禅定的升华,此即由定生慧之义。其实佛教的的任何一法门,无论哪宗哪派,禅定都是共同修行的项目。都为了使心清净、身安静,它是摄心之法。心清净则生智慧,这就是禅。

禅的修行方法,一类是用“五停心观”,使心安定下来,进而能够解脱。

第二类是中国“参话头”的方法,将相继涌出的妄念之心,全部粉碎掉,这时我与我知见之心不见了,心归本原智慧即显,佛门称此为开悟。

禅的修行方法,纯印老人家已示现无遗,首先要让身体、头脑和心情放松,然后心才能安定下来。犟牛居士提倡的呼吸念佛方法,虽非禅却有禅意。

禅是摄心无念、净虑身心,决非单纯打坐,死在定中。禅的境界是不思惟的境界:“自然中,自然相,自然之有根本,自然光色参回,转变最胜。”有思、有想、有念、有分别、有执著决非禅定。古禅师接引学人,往往用一个字、一句话干净利落斩断学人内心的无明纠葛,使学人无路可通、无机可接,直接开启省悟之门。因万事万物的道理,无不涵盖乾坤,真心无所不在,实相非相非非相,它涵盖在整个宇宙的万物之中。但它的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个性,个体与宇宙的本体又丝丝相合。

佛门有一趣话:大诗人苏东坡公事之余,常到一江之隔的镇江金山寺与佛印禅师品茗论道。一天,东坡参禅偶有所得,即兴书―偈:“稽首天中天,毫光遍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让书童过江送交佛印禅师以得其认可嘉奖自己的修行已达更高的境界。禅师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后问书童:“你家主人近来起居如何?”书童:“我家老爷近来心情平朗,每晚打坐时间渐长,进步很快。”佛印顺手握笔在诗的背面写了四个字:“放屁、放屁。”用信皮封好交书童带回。东坡一见此四字,肺几乎气炸,无明怒火不觉由心中烧起恶狠狠地骂道:“这个老秃驴,如此羞辱于我,焉能于他善罢甘休!”风风火火过江找佛印算帐去了。待他气吁吁地赶到金山寺时,迎接他的是山门两侧刚挂出的一副对联:“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一盆冷水当头将苏东坡浇醒,勇气全消。看来世间的聪明智慧,永远都无法同修行者觉悟的灵性相比啊!

纯印老人示现于世,虽打坐有禅意,但决非引导众生修禅,我辈末法行者,执持阿弥陀佛圣号专修净土法门最为契理契机,且日久薰习,渐达功夫成片,禅自然已在其中。

化佛送纯印,应劫百年生。

纯印乃心法,菩提在自心。

般若人人有,何须求外因。

实性皆佛性,空身是法身。


-------------------------------------------------------

易德轩大师网上线:【找大师网】

声明: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易德轩观点,你有什么看法,可以到社区发帖交流热议:【问答热议】

相关文章

养生小知识 易德轩网
养生 易德轩网
易德轩商城 周易视频/直播
易心灵聊天室 开运测算
风水装修设计 风水同城大师
帮助中心 | 分类导航 | 网站地图 
易德轩网 2006-2019 版权所有 (鲁ICP备2000511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