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舆名著,形势法风水经典作品《雪心赋》全文

发布时间:2019/4/12 2:34:20

点击量:0

堪舆名著,形势法风水经典作品《雪心赋》全文

《雪心赋》系唐朝卜应天所著。卜氏字则巍,号昆仑子,又称濮都监。卜应天世居赣州,荐太史不就而入道门,为黄冠师。因自许“心地雪亮,透彻地理”,因而将其著作取名《雪心赋》。 《雪心赋》是中国堪舆学中的名篇名著,是形势法(峦头法)风水的经典作品。

简介

明代地理家徐试可(字之镆)曾说:“地理诸书,世传充栋,求其术臻神妙者,而《葬书》为最;理极深悉者,而《发微》为优;欲知作法之详活,无如杨公之《倒杖》;欲识星形之异态,无如廖氏之《九变》。至若星垣贵贱,妙在《催官》;理气生克,妙在《玉尺》,数者备而峦头、天星尽是矣!《雪心赋》词理明快,便后学之观览,引人渐入佳境。”



《雪心赋》全文



第一章 山川理气



  盖闻天开地辟,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



  一理并行而不悖,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达于精微。



  由智士之讲求,岂愚夫之臆度。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着于地者,有万水千山。



  自本自根,或隐或显。



  胎息孕育,神变化之无穷;生旺休囚,机运行而不息。



  地灵人杰,气化形生。孰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眛而不信。



第二章 地理要略



  古人卜宅,有其义而无其辞。后哲着书,传于家而行于世。



  葬乘生气,脉认来龙;穴总三停,山分八卦。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眛于理者,孰造于玄微。



  惟阴阳顺逆之难明,抑鬼神情状之莫察。



  布八方之八卦,审四势之四维。有去有来,有动有静。



  迢迢山发迹,由祖宗而生子生孙。



  汩汩水长流,自本根而分支分派。



  入山寻水口,登穴看明堂。



  岳渎锺星宿之灵,宾主尽东南之美。



  立向贵迎官而就禄,作穴须趋吉而避凶。



  必援古以证今,贵升高而望远。



  辞楼下殿,不远千里而来。



  问祖寻宗,岂可半途而止。



  祖宗耸拔者,子孙必贵。



  宾主趋迎者,情意相孚。



  右必伏,左必降,精神百倍。



  前者呼,后者应,气象万千。



  辨山脉者,则有同干异枝。



  论水法者,则有三叉九曲。



  卜云其吉,终焉允臧。吉地乃神之所司,善人乃天之克相。



  将相公侯,胥此焉出。荣华富贵,何莫不由。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毋忽斯言;得于斯,必深造于斯,盖有妙理。



第三章 论山水本源



  要明分合之势,须审向背之宜。



  散则乱,合则从,群以分,类以聚。



  是以潜藏须细察,来止要详明。



  山聚处,水或倾斜,谓之不善。



  水曲处,山如散乱,谓之无情。



  取小醇而遗大疵,是谓管中窥豹。



  就众凶而寻一吉,殆犹缘木求鱼。



  诀以言传,妙由心悟。



  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



  山本静,势求动处;水本动,妙在静中。



  静者池沼之停留,动者龙脉之退卸。



  众山止处是真穴,众水聚处是明堂。



  堂中最喜聚窝,穴后须防仰瓦。



  更看前官后鬼,方知结实虚花。



  山外拱而内逼者,穴宜高。



  山势粗而形急者,穴宜缓。



  高则群凶降伏,缓则四势和平。



  山有恶形,当面来朝者祸速。



  水如急势,登穴不见者祸迟。



  趋吉避凶,移湿就燥。



  重重包裹红莲瓣,穴在花心。



  纷纷拱卫紫微垣,尊居帝座。



  前案若乱杂,但求积水之池。



  后山若嵯峨,必作挂灯之穴。



  星以剥换为贵,形以特达为尊。



  土不土而金不金,参形杂势。



  木不木而火不火,眩目惑心。



  盖土之小巧者类金,木之尖乱者似火。



  金清土浊,火燥水柔。



  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



  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



  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



  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



  木为祖,火为孙,富而好礼。



  金是母,木是子,后必有灾。



  水在坎宫,凤池身贵,金居兑位,乌府名高。土旺牛田,木生文士。



  水星多在平地,妙处难言。



  火星多出高山,贵而无敌。



  木须有节,金贵连珠。



  所贵者活龙活蛇,所贱者死鳅死鳝。



  虽低小不宜瘦削,虽屈曲不要欹斜。



  德不孤,必有邻,看他侍从。



  眼不明,徒费力,到底糢糊。



  五星依此推,万变难以枚举。



第四章 论水法



  论山可也,于水何如。



  交锁织结,四字分明。



  穿割箭射,四凶合避。



  撞城者,破家荡业,背城者,勾性强心。



  发福悠长,定是水缠玄武,为官富厚,必然水绕青龙。



  所贵者五户闭藏,所爱者三门宽阔。



  垣局虽贵,三门逼窄不须观;形穴虽奇,五户不关何足取。



  元辰当心直出,未可言凶。



  外面转首横栏,得之反吉。



  以之界脉则脉自止,以之藏风则风不吹。



  水才过穴而反跳,一文不值。



  水若入怀而反抱,一发便衰。



  水口则爱其紧如葫芦喉,抱身则贵其弯如牛角样。



  交牙截水者最宜耸拔,当面潴水者惟爱澄凝。



  耸拔者,如赳赳武夫之捍城;澄凝者,若肃肃贤臣之拱位。



  水口之砂,最关利害,此特举其大略,当自察其细微。



第五章 论龙脉



  水固切于观流,山尤难于认脉。



  或隐显于茫茫迥野,或潜藏于淼淼平湖。



  星散孤村,秀气全无半点。



  云蒸贵地,精光略露一斑。



  耸于后,必应于前;有诸内,必形诸外。



  欲求真的,远朝不如近朝;要识生成,顺势无过逆势。



  多是爱远大而嫌近小,谁知迎近是而贪远非。



  会之于心,应之于目。



  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



  死绝处有生成气局,旺相中察休废踪由。



  弃甲曳兵,过水重兴营寨;排枪列阵,穿珠别换门墙。



  游龟不顾而参差,是息肩于传舍。



  连珠不止而散乱,似假道于他邦。



  滚滚桃花,随风柳絮,皆是无蒂无根,未必有形有气。



  若见土牛隐伏,水缠便是山缠。



  或如鸥鸟浮沈,脉好自然穴好。



  水外要四山来会,平中得一突为奇。



  细寻朝对之分明,的要左右之交固。



  堂宽无物,理合辩于周围。



  水乱无情,义合求于环聚。



  当生不生者,势孤援寡。



  见死不死者,子弱母强。



  鹤膝蜂腰,恐鬼劫去来之未定。



  蛛丝马迹,无神龙落泊以难明。



  仿佛高低,依稀绕抱。



  求吾所大欲,无非逆水之龙。



  使我快于心,必得入怀之案。



  蜂屯蚁聚,但要圆净低回。



  虎伏龙蟠,不拘远近大小。



  脉尽处须防气绝,地卑处切忌泉流。



  来则有止,止则或孤,须求护托。



  一不能生,生物必两。要合阴阳。



  有雌有雄,有贵有贱。



  其或雌雄交度,不得水则为失度。



  倘如龙虎护胎,不过穴则为漏胎。



  可喜者龙虎身上生峰,可恶者泥水地边寻穴。



  出身处要列屏列障,结穴处要带褥带裀。



  当求隐显之亲疏,仍审怪奇之趋舍。



  犀角虎牙之脱漏,名为告诉之星;骊珠玉几之端圆,即是贡陈之相。



  亦有穴居水底,奇物异踪;更有穴在石间,剥龙换骨。



  水底必须道眼,石间贵得明师。



  岂知地理自有神,谁识桑田能变海。



  骨脉固宜剥换,龙虎须要详明。



  或龙去虎回,或龙回虎去。



  回者不宜逼穴,去者须要回头。



  荡然直去不关栏,必定逃移并败绝。



  或有龙无虎,或有虎无龙;无龙要水绕左边,无虎要水缠右畔。



  或龙强虎弱,或龙弱虎强;虎强切忌昂头,龙强尤防嫉主。



  莫把水为定格,但求穴里藏风;到此着眼须高,更要回心详审。



  两宫齐到,忌当面之倾流;一穴居中,防两边之尖射。



  东宫窜过西宫,长房败绝;右臂尖射左臂,小子贫穷。



  最宜消息,无自昏迷。



  相山亦似相人,点穴犹如点艾。



  一毫千里,一指万山。



  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



  不拘单向双向,但看有情无情。



  若有曲流之水,定有曲转之山;何用九星八卦,只须顾内回头。



  莫向无中寻有,须于有处寻无;或前人着眼之未工,或造化留心以褔善。



  左掌右臂,缓急若冰炭之殊;尊指无名,咫尺有云泥之异。



  傍城借主者,取权于生气;脱龙就局者,受制于朝迎。



  大向小扦,小向大扦,不宜乱杂。



  横来直受,直来横受,更看护缠。



  须知移步换形,但取朝山证穴。



  全凭眼力,斟酌高低,细用心机,参详向背。



  内直外钩,尽堪裁剪,内钩外直,枉费心机。



  勿谓造化难明,观其动静可测。



  辨真伪于造次之间,度顺逆于性情之外,未知真诀,枉误世人。



  细看八国之周流,详察五星之变化。



  截气脉于断未断之际,验祸福于正不正之间。



  更有异穴怪形,我之所取,人之所弃。



  若见藏牙缩爪,机不可测,妙不可言。



  石骨过江河,无形无影。



  平地起培塿,一东一西。



  当如沙里拣金,定要水来界脉。



  平洋穴须斟酌,不宜掘地及泉;峻峭山要消详,务要登高作穴。



  穴里风须回避,莫教割耳吹胸;面前水要之玄,最怕冲心射胁。



  土山石穴,温润为奇;土穴石山,嵯峨不吉。



  单山亦可取用,四面定要关栏;若还独立无依,切忌当头下穴。



  风吹水劫,是谓不知其所裁。



  左旷右空,非徒无益而有损。



  石骨入相,不怕崎岖;土脉连行,何妨断绝;但嫌粗恶,贵得方圆。



  过峡若值风摇,作穴定知力浅。



  穴前折水,依法循绳,图上观形,随机应变。



  穴太高而易发,花先发而早淍。高低得宜,褔祥立见。



  虽曰山好则脉好,岂知形真则穴真。



  枕龙鼻者,恐伤于唇;点龟肩者,恐伤于壳。



  出草蛇以耳听蛤,出峡龟以眼顾儿。



  举一隅而反三隅,触一类而长万类。



  虽然穴吉,犹忌葬凶。



  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针正。



  作当依法,须求年月日之良。



  山川有小节之疵,不减真龙之厚褔。



  年月有一端之失,反为吉地之深殃。



  过则勿惮改,当求明师;择焉而不精,误于管见,谓凶为吉,指吉为凶。



  拟富贵于茫茫指掌之间,认祸褔于局局星辰之内。



  岂知大富大贵,而大者受用,小吉小褔,而小者宜当。



  偶中其言,自神其术。茍一朝之财贿,当如后患何!谬千里于毫厘,请事斯语矣。



  追寻仙迹,看格尤胜看书;奉劝世人,信耳不如信眼。



  山峻石粗流水急,岂有真龙,左回右抱主宾迎,定生贤佐。



  取象者必须形合,入眼者定是有情。



  但看富贵之祖坟,必得山川之正气。



  何年兴,何年废,鉴彼成规;某山吉,某山凶,了然在目。



  水之祸褔立见,山之应验稍迟。



  地虽吉而葬多凶,终无一发;穴尚隐而寻未见,留待后人。



  毋执己见,而拟精微;须看后龙,而分贵贱。



  三吉锺于何地,则取前进后退之步量。



  劫害出于何方,则取三合四冲之年应。



  遇吉则发,逄凶则灾。



  山大水小者,要堂局之宽平;水大山小者,贵祖宗之高厚。



  一起一伏断了断,到头定有奇踪;九曲九弯回复回,下手便寻水口。